804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水墨藝術——合

|
香港

井上有一

一九六六年作
鈐印:「有」。
水墨紙本 鏡框
125 x 218 公分; 49¼ x 86¾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法蘭克福,JAPAN ART - Galerie Friedrich Müller
現藏者購自上述畫廊

展覽

德國,法蘭克福,JAPAN ART - Galerie Friedrich Müller,〈井上有一:紙上作品〉,二〇一二年九月一日至十月二十七日

出版

海上雅臣,〈井上有一全書業:全3卷內第一卷 1949-1969〉,日本,東京,UNAC Tokyo 株式會社,一九九八年,449頁,編號CR66089

相關資料

作為影響深遠的「墨人會」五位創始人之一,井上有一素來被視為日本戰後前衛藝術團體至關重要的代表人物1。「墨人會」旨在探索傳統書道所蘊含的抽象意念及內在精髓,並以嶄新的當代美學重新呈現。他們的創作媒介不受限於傳統的水墨紙張,畫面中常常可見極具張力的實驗性素材,如以帆布、木板甚至玻璃為地,以卡紙、木棍或笤帚大小的筆刷上色,敷以礦物顏料、油彩乃至漆料, 以創造出非比尋常的豐厚質感。 同期發展的前衛藝術團體還包括由吉原治良於1956年創立的「具體派」,主張擯棄舊有觀點,鼓勵嶄新的藝術形式。「墨人會」則在崇尚規約的書法傳統下,延伸其具有東方特質的涵義及形態, 尋求一種可以引起廣泛共鳴的藝術語言。另一位創始人森田子龍,亦為廣受尊崇的書法家,談及「墨人會」的宗旨,他總結道:「要將書道從根深蒂固的傳統形式中解放出來,注入現代藝術理念,由此推向國際舞臺。」2

戰後時期的西方藝壇掀起抽象表現主義的熱潮,以此抒發人們戰時的心靈創傷。東方的現代主義藝術家將表現主義的審美注入傳統書法,以表達極權主義壓迫下的解放。井上有一則嘗試為傳統觀念賦予全新意義,以驅除戰爭帶來的恐懼。藝術家巧妙地捕捉漢字之美,以軀體作為能量源泉,隨著畫筆的舞動毫無保留地抒發出內心最純粹的感性,由此創作出等身大小的單字作品尤顯力量充沛。井上打破書道、抽象畫及行為藝術之間的界限,以其獨特的表現方式在國際藝壇備受讚譽,其作品在世界各地廣泛展覽,包括1954年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抽象日本書道展」、1957年「聖保羅國際美展」以及1959年「卡塞爾文獻展」。其書法與西方的傑克遜·波洛克、漢斯·哈同等知名藝術家作品同台展出,獨樹一幟,將源自東方的現代書法引領至盛行於西方的抽象表現主義,啟發兩者藝術表現形式及內涵上的相通之處。

創作於1966年的《夢》是井上有一六十至七十年代時期風格的典範之作,在變化多端的筆觸濃度及潑墨形成的微小迸發中,展現水墨獨特的細膩質感。此時期的井上集中在以單字為主題的畫作上,常常用同一漢字反復創作,並銷毀他認為不夠優秀的版本。本作即是他1966年以「夢」字為主題的系列實驗性作品之一,充滿動感和表現力的筆觸反映出這一創作時期藝術家自我意識的覺醒和藝術風格的成熟化。對比井上早期濃墨書寫的單字畫作,以及七、八十年代更注重漢字含義而非筆墨質感的晚期作品,本幅結構體現出藝術家莊嚴虔敬卻又灑脫大膽的熟練運腕,並以潑墨的過程表達其身心與水墨媒介之間感性交流的過程。

1亞歷山大·夢露,〈With the Suddenness of Creation: Trends in Abstract Painting in Japan and China, 1945–1970〉,《 Asian Traditions/Modern Expressions: Asian American Artists and Abstraction, 1945–1970》,亞伯拉·哈里,紐約,1997年,35頁。

2《墨美》,第一期,1951年6月。

當代水墨藝術——合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