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3

拍品詳情

敬天勤民-康熙御製珍寶

|
香港

清乾隆 康熙皇帝御製印璽「康熙寶藪」
27.7 x 13.4 公分,10 7/8 x 5 1/4 英寸
整體 565 x 27.7 公分,222 1/2 x 10 7/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蘇富比2004年10月31日,編號2

相關資料

《康熙寶藪》及其價值
郭福祥

香港蘇富比拍賣公司徵集到《康熙寶藪》一冊,筆者以為該寶藪具有十分重要的藝術價值和歷史價值,故不揣淺陋將寶藪的歷史脈絡以及此冊《康熙寶藪》的價值略書於後。

和歷朝皇帝一樣,清代諸帝在位期間都刻有或多或少的御用璽印,這些璽印材質多樣,雕刻精細,代表了當時的工藝水平,加之又是皇帝經常鑒賞鈐用之物,故成為十分重要的宮廷文物。但隨著時問的推移,朝代的更替,皇帝璽印多有流失。就清代皇帝御用璽印而言,順治以前留下來的極少,而康熙以後雖留存較多,但仍是殘缺不全。要想全面具體地瞭解每位皇帝御用璽印的歷史狀況,惟有依靠《寶藪》。

所謂《寶藪》,即皇帝御用璽印的印譜。是將皇帝御用璽印收集鈐蓋,裝訂成冊,以流傳後世。在清代以前並無《寶藪》之名,也未見有將皇帝璽印製作印譜的記載,《寶藪》一詞應是乾隆皇帝的發明,寶藪製作也發軔於乾隆時期。

根據乾隆皇帝所作《匣衍記》記載:「匣衍記有三,一以誌交泰殿所藏御用國寶,一以誌端凝殿所藏御用朝珠,一以誌壽皇殿所藏御用諸璽。……復於乾隆四十六年冬,敬將聖祖、世宗常用諸璽,及朕自青宮至御極以來數十年中所用諸璽,製為寶藪匣,並豫裝空冊,亦訂為二十五層,貯於壽皇殿,以備將來依次存貯簽用,世為法守。」(《清高宗御製文餘集》卷一)據此可知寶藪的編纂製作始於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當時製成的寶藪雖然只有康熙、雍正、乾隆三帝的,但乾隆帝卻命工匠製作了多個空寶藪冊,以備後繼者使用。嘉慶以後諸帝都沿襲這一成例,每當新帝即位:都要將大行皇帝的御用璽印收集在一起,統一保存,並製作《寶藪》留存。沿至清朝滅亡,各個皇帝基本都有《寶藪》存世。現在北京故宮博物院就收藏有康熙、乾隆、嘉慶、道光、咸豐、慈禧的《寶藪》:成為研究清代帝后寶璽的最為重要的第一手資料。

此次香港蘇富比拍賣公司徵集到的《康熙寶藪》一冊,前後夾板用褐地黃萬字紋錦裝裱,前夾板中間留出石青色地長方形牙口,內嵌四條螭龍,螭龍中問嵌「寶藪」二字。內芯為宣紙裝裱成的冊頁形式,每開依據所鈐寶璽的大小鈐蓋數量不同的康熙御寶,大的每開兩方、三方,小的每開六方、九方,計27開,共鈐康熙御用寶璽119方。整個寶藪在鈐蓋之前經過精心籌度,基本按照其重要程度並適當參考大小安徘寶璽的前後次序,每開預先在四角用錐子紮出小孔,劃出細痕,作為鈐印的座標,因此此寶藪上的印文端正規矩,不偏不斜。其中第11開下端的「端凝鑒賞」璽是事先鈐蓋在另一張宣紙上剪下後再貼到寶藪上去的,而第25開、26開的六方瓷質寶璽有後暈染修補的痕跡,這些情況與北京故宮博物院所藏寶藪如出一轍,可以斷定此冊《康熙寶藪》為清宮原藏之物。

此冊《康熙寶藪》收錄的所有印文都是用原印直接鈐蓋上去的,具有很高的文物價值,加之又是清宮原裝原裱,印文鈐蓋清晰,品相極佳,故更顯珍貴。按照慣例,清代每個皇帝正式製作的《寶藪》一般都是一式三份,其中一份存於宮內,一份存於皇史成宬,另一份則與寶璽一起存放於景山壽皇殿。惟《康熙寶藪》當時只鈐印了二冊,除此冊流失民間,另外一冊現收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也就是說,此冊是唯一的流失於民間的《康熙寶藪》,同時也是目前所知唯一的一冊為私人收藏家收藏的皇帝寶藪。而今重現拍場,實是難得。

此冊《康熙寶藪》的重要價值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鑒定康熙御用寶璽真偽的重要依據。據記載,康熙時期製作的御用寶璽數量不小,但到底製作了多少,其大小、印文、質地、鈕式如何,由於檔案的缺失都無從查考。尤其是近代以後,中國陷於內憂外患之中:康熙御用寶璽大部分從宮裏散出佚失,想單從現藏實物全面瞭解康熙御用寶璽的全貌已不太可能。而此冊《康熙寶藪》則彌補了這方面的不足,收錄了絕大部分的康熙寶璽,成為公認的鑒定康熙御用璽印的重要依據。最近幾年,《康熙寶藪》中著錄過的寶璽屢現拍場,價格一路上揚,如北京華辰拍賣公司2002年4月24日春拍第849號拍品「康熙御用壽山石『戒之在得』和『七旬清健』對印」;香港佳士得拍賣公司2003年7月7日春拍第535號拍品「康熙御用田黃玉石印章一套十二方」;北京華辰拍賣公司2003年7月12日春拍第893號拍品「康熙御用碧玉璽『康熙御筆之寶』」。上述康熙御用璽印所以被鑒定為真品,並拍出如此高的價格,與這些璽印被《康熙寶藪》著錄,有可資比對的材料有很大關係。

二是鑒定康熙御筆書畫真偽的重要依據。康熙皇帝具有極高的文化素養,對書法亦十分喜愛,政事之餘經常揮毫潑墨,留下了大量作品。這些作品最後大多被裝裱成冊、卷、軸等不同形式保存起來,其上多鈐蓋寶璽。由於歷史原因,康熙皇帝的御筆書畫作品有很多也同樣散落出宮,現在逐漸現身於各種拍賣會。對於這些御筆書畫作品真偽的判定,驗證其中所鈐御用寶璽是否為真跡是一個重要方面。如北京嘉德拍賣公司2004年5月16日春拍第1388號拍品「康熙皇帝臨黃庭堅五言詩軸」;北京中貿聖佳拍賣公司 2004年6月6日春拍第1203號拍品「康熙帝御書朱子五言詩軸」。兩幅作品均鈐有康熙御用璽印,引首章為「淵鑒齋」(拍品編號3102),壓角章為「康熙宸翰」和「敕幾清晏」,三璽均著錄於《康熙寶藪》第14開,經相互比堪,可以確定作品上鈐蓋的印文都是真跡,從而為兩幅作品價值的判定起到了重要作用。

三是研究康熙帝思想的重要資料。《康熙寶藪》中著錄的御用璽印就其內容而言,許多都隱含著深刻的寓意,是特定歷史背景下的產物,在反映康熙思想方面的作用是不能忽視的。如「惜寸陰」、「敬天勤民」(拍品編號3101)、「惟堯則之」、「我思古人」等:都和他的政事活動密切相關,這些璽印所包含的思想在康熙一生的言行中都有實實在在的反映。又比如「戒之在得」折射出其內心深處強烈的憂患意識;而「七旬清健」則透露出其晚年對身體健康的希冀。翻閱此冊《康熙寶藪》,使人真切地感受到一代帝王的思想軌跡和心路歷程。

敬天勤民-康熙御製珍寶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