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
370

密韻樓蔣氏舊藏書畫名蹟 (拍品編號360-370)

張文靖 (宋)
書札四帖卷
前往
370

密韻樓蔣氏舊藏書畫名蹟 (拍品編號360-370)

張文靖 (宋)
書札四帖卷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

張文靖 (宋)
書札四帖卷
一 與路允迪

釋文:札守咨目頓首上,允迪提宮秘監友兄台座,人至辱教,勤服之餘,具審秋暑台候萬福為慰。山居荒寂非允迪練達世故且以道為懷誰能安且適許久邪?江北殘虜扶攜北歸焚舟遵陸而去。我師雖不大捷,而郵楚之趙薛、泗之劉,皆隨力取勝。又復群胡病亡相尋,勢不得留。第未知窮冬復大入否。三帥屢趣劉□□,丞相已得來問,第呂病未差耳。其它口大要如所諭差遣,欲得一劄□可便得筆,蓋屢言屢諾之矣。四明已有人婺傳子駿嚴范世延溫趙億台趙子砥衢章思勇處莊安常可別示數闕。令姪已到官,比得梁汝嘉書頗稱賢,想於職事當不苟也。餘惟為道自重以俟光寵。不宣。七月廿五日,守咨目頓首上。允迪提宮秘監友兄台座。

鑒藏印:「潛園書畫之印」、「存齋又稱潛園」、「歸安陸心源審定」、「古云審定」、「靖伯氏」、「率真」

題跋:張守字子固,又字全貞,常州晋陵人,官至參知政事,諡文靖,《宋史》有傳。路允迪名公弼,以字行,宋城人。建炎二年簽書樞密院事,為言者論罷,提舉洞霄宮。三年五月起為兩淮制置使,七月落職,提舉江州太平觀。四年七月乙丑(是月辛丑朔,乙丑實廿五日)復端明殿學士。紹興十八年以南京留守降金,見《宰輔編年》及《繫年要錄》。宋制無以白衣領宮觀者,同時張澂亦以宰執責授秘書少監,想允迪落職亦有秘監之授,故曰“提宮秘監”也。兀术于建炎四年渡江,將自運河引舟北歸,趙立、薛慶扼其衝,遂于六合築台而北,見《宋史帝紀》及《忠義傳》,故曰“江北殘虜,扶攜北歸,舍舟遵陸”也。趙立以漣水軍鎮撫使兼知楚州,薛慶以天長軍鎮撫使兼知高郵州,劉位以滁濠鎮撫使屯泗州之招信縣,其子綱以閤門舍人知泗州,故曰“郵楚之趙、薛泗之劉”也。趙、薛、劉之授鎮撫使皆在建炎四年五月,至八月而薛慶殉于揚州,九月而趙立殉于楚州,劉位于六月克滁州,八日而為張文孝所害,子綱代領其眾。趙、薛《宋史》有傳,餘詳《繫年要錄》。金人之北也,慶刼之六合,立破之于楚州,故曰“雖無大捷,隨力取勝”也。建炎三年七月兀术尚未北歸,五年七月趙、薛皆已故,札題“七月廿五日”,則建炎四年七月廿五日也。文靖方以是年五月參大政,允迪尚領宮祠,想來書有求知州語,故答以“明已有人”云云也。是日允迪即復端明,文靖身在政府,未便明告,故以“以俟光寵”四字為隱語耳。“三帥”當指張浚、張俊、韓世忠。“趣劉”當指劉光世督淮南兵救楚州事。時呂頤浩新免,“呂病未差”,當指頤浩。范宗尹獨為僕射,“丞相”當指宗尹。梁汝嘉時為常州通判,至紹興二年始遷運副,見《本傳》及《臨安志》。知婺州傅子駿名崧卿,山陰人,《宋史》有傳。知溫州趙億、知衢州章思永,皆見《浙江通志》。知嚴州范世延,見宋刊《嚴州圖經》。趙子砥知台州,見《宋史》本傳。莊安常無攷。時光緒十一年九月望日歸安陸心源識于穰梨館。

鈐印:「前身應是王介父」、「嶺南東道兵備使者」、「潛園書畫之印」

二,與梁仲謨札

釋文:守咨目再拜。前月晦日三衢附還使上狀計已呈達。昨日至朱池見陳叔能,今早健步至併辱兩教非眷誼之厚不及此。感紉具審,比日論思,填撫之暇,台候萬福,欣慰欣慰。守今日已次桐廬,猶以再上一章,未報,恐不免小待,□□渴一見也。蒙已占舍館,甚荷。守或不得請,則亦單騎蹔入面申前請,只一兩間屋足矣。迫冗。且此敘時。不宣。九月七日,守咨目再拜,仲謨知府安撫侍郎賢友。

鑒藏印:「歸安陸心源審定」、「率真」、「潛園書畫之印」、「存齋又稱潛園」、「青笠綠蓑齋藏」

題跋:案:梁汝嘉字仲謨,處州麗水人,《宋史》有傳。紹興二年,除直龍圖閣,知杭州,以稱職進徽猷閣待制,試戶部侍郎。五年,進顯謨閣直學,三月兼两浙西路安撫使。六年八月五日,除戶部侍郎。見潛說友《臨安志》及本傳。文靖于紹興二年九月知福州,五年八月召赴行在,見梁克家《三山志》。仲謨之兼安撫,在五年三月,文靖之赴召 ,在五年八月,札題九月七日,則紹興五年之九月七日也。文靖之由福州除提舉萬壽宮兼侍讀也,有辭免二劄,故云“再上一章未報”也。辭免第二劄有“臣今迤邐至衢州,聽候指揮”語,由衢州而朱池,由朱池而桐廬,皆福州至杭必經之路也。改除詔旨,據辭免劄于五年七月廿四日到閩,則交替起發當在八月,故《三山志》云:“八月召赴行在”也。時光緒十一年歲在乙酉季秋之月存齋識。

鈐印:「歸安陸心源字剛父印」、「存齋又稱潛園」、「皕宋樓」

三,與李仲仁札

釋文:守咨。近疎奉問,第增馳想,人至辱書,喜聞秋暑,體中清康,為慰。守忽奉誤恩,移會稽,但以病瘁,不堪郡寄,懇辭不獲,勉強之官,攜帑觸熱,勞苦萬狀,昨日已次婺,如數日可至官下。似聞已許奏事,少憩即行。但聞會稽帑藏一空,俸錢皆闕,政恐非老拙可辦也。諸將捷報系聞,殊可喜。面見有期,茲不縷縷。未閒,更幾珍愛不宣。十四日,守啟。仲仁郎中八三弟。

鑒藏印:「潛園書畫之印」、「存齋又稱潛園」、「歸安陸心源審定」、「率真」

題跋:文靖兩知紹興,初任在紹興二年二月,再任在紹興十年八月,見《宋史》本傳及《嘉泰會稽志》。其再知也,由知洪州移,《昆陵集再辭免知紹興府劄》云“二十日起發,迤邐至浙東”,《乞赴闕奏事劄》云“已自衢婺前去”,與札中“昨已次婺”語合。《乞奏事劄》又云“乞許臣到任後赴闕奏事”,與“似聞已許奏事”語合。時朝廷遣三使括諸路財,韓球在會稽領五十餘萬,文靖入覲,為上言之,見本傳,與“帑藏一空”語合。《辭免知紹興劄》云“衰疾纏綿,春夏增劇,股耾之郡,益非所堪”與“病瘁不堪郡寄”語合。《到任謝表》云“扶衰就道,觸熱之官”與“攜帑觸熱”語合。札中有“數日可到官下”語,札尾題“十四日”,而不著何月,證以《會稽志》“紹興十年八月任”及《謝表》“二十四日到任”語,則此札為紹興十年八月十四日無疑也。仲仁郎中俟考。時光緒十一年九月廿日陸心源剛甫氏識于鬲鼎樓。

鈐印:「八十以後號再己翁」、「千甓亭」

四 與王嚴起札

釋文:守咨目頓首,違闊乃復,許久馳嚮,無日不勤,每辱不遺,時賜誨問,雖少以自慰,率不果一一作答,第自愧也。王珹來,出三月所賜教,拊存加厚,感悚兼深。比日□□里居燕申,伏惟尊候萬福。政賒良覿,更幾為器業,加飱自厚,以須殊擢,不宣。守咨目再拜,嚴起提宮計議賢友。五月十四日。

鑒藏印:「潛園書畫之印」、「存齋又稱潛園」、「歸安陸心源審定」、「率真」

題跋:嚴起不見于傳記。《昆陵集》卷十五有《題王嚴起樂高五古》一首《和王嚴起二詩五律》二首,當即是其人其名。與仕履無攷。稱曰“賢友”即非門下,亦非曾屬可知。查《昆陵集》卷三《薦本路人材劄子》有“儒林郎本路安撫使幹辦公事”。王傳名傳,字嚴起,于義頗和猶袁說友之字起嚴也,嚴起或即王傳之字。文靖稱其“學問不苟,識趣亦高”,其能詩可知矣。既為屬吏賢友之稱亦不為潛惜無礄证耳。文靖不以書名,惟陶南邨《書史會要》稱其“字畫圓熟流美,世不多見”。四札導源南宮,誠如陶氏所評。曾為長洲謝滄湄(淞洲)所藏,有“青笠綠蓑齋藏”六字朱文長印。滄湄精於鑒別。世廟常出內府所藏命之鑒別,見《國朝詩別裁》。今攷證群書,語皆有拠,益信滄洲鑒別之精也。時光緒十一年九月廿日潛園識于五石草堂。

鈐印:「陸心源印」、「陸氏伯子」、「六文人」


水墨紙本 手卷
尺寸不一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出版

著錄:(一)陸心源《穰梨館書畫錄》(卷三)
(二)陸心源《儀顧堂題跋》(卷十四)

相關資料

註:此卷集張文靖四通書札,分別書與路允迪、梁仲謨、李仲仁與王嚴起。張文靖(1084-1145)名守,字全真,一字子固,常州晉陵人。崇寧元年進士,宣和末年為監察御史。建炎初免喪,復除監察御史,改殿中侍御史。三年,為起居郎、中書舍人。遷御史中丞,擢翰林學士。九月,拜端明殿學士、同簽樞密院事。四年五月,拜參知政事。紹興元年八月罷。其後歷知紹興府、福州、平江府。十五年卒,諡文靖。著《昆陵集》等,《宋史》有傳。

每札之後有陸心源的考釋,對每札所書的內容、年代、背景、人物生平等皆作翔實的考證,足以見證陸氏做為清代藏書大家的淵博學識和嚴謹的考據能力,這些考釋題跋皆收錄於《儀顧堂題跋》之中。《儀顧堂題跋》是陸氏著述中書目題跋的一部分,輯錄了陸氏歷年所書的題跋,成書於光緒十六年。本卷題跋書於光緒十一年,因此有些內容當時陸氏沒有考釋,後來因獲得新的資料則逐步考證出來。如 “與路允迪劄跋”中所提到的“莊安常”,在本卷題跋中“莊安常無攷”。但在《儀顧堂題跋》中則有“莊安常知處州,見仲井《浮山集》莊公行狀,《浙江通志》亦失收”之語。又如“與李仲仁劄跋”中稱“仲仁郎中俟考。”而在《儀顧堂題跋》則補足考證:“李熹字仁甫,紹興八年進士,《宋史》有傳,一字仲仁,見《楊誠齋集》‘謝諤墓碑’,疑即其人。”

陸心源以藏宋版善本為世人稱道,其“皕宋樓”享譽江南,為清代藏書之翹楚。同時,陸氏亦為書畫鑒藏大家,《穰梨館過眼錄》為其記錄所藏書畫的著錄,其中多有宋元書畫珍品。

此卷曾為於謝淞洲所藏,有“青笠綠蓑齋藏”六字朱文長印。謝淞洲字滄湄,號林村,工詩,擅畫山水,精於鑑賞,雍正時受命鑑定內府所藏書畫。

張文靖不以書名,惟陶南邨《書史會要》稱其“字畫圓熟流美,世不多見”。陸心源認為張文靖之書出自米南宮。董史《皇宋書錄》上篇有載:“自徽宗皇帝好書,筆法瘦勁,壹時鼓舞,故京、卞書劄亦尚枯健,今往往於碑刻中見之。……嘗讀張文靖公跋唐侍讀書雲:‘本朝以書名世者多矣,規模古人,皆守法度;自二蔡出新意作字,崇寧(1102—1106)以來,士大夫無持操者靡然從之,為傾邪柔媚之態,無復古人用筆意。’由此可知張文靖不愧為勤以臨池,熱衷書道之士。展觀本卷,行筆流暢、意态有致,表達出宋代“尚意”的書風。

此卷除了書法史的解讀之外,更重要的是可作為研究宋代歷史的文獻,尤其是建炎至紹興之間宋金關係及宋代政治活動的資料。

密韻樓早期稱「傳書堂」,是浙江南潯藏書家蔣汝藻(1876–1954)的藏書樓,因復得祖傳宋代湖州詞人周密著《草窗韵語》孤本,故改稱「密韻樓」。蔣氏字元采,號孟蘋,別署樂庵,實業家。其藏書豐富,以宋元善本為多,是清末民初湖州四大藏書樓之一。

蔣汝藻長子蔣祖詒(1902–1973),字穀孫,號顯堂,又號峴翁。濡染家學,師從王國維先生,善辨碑拓古藉,精鑒書畫,嗜古器物,收藏經眼甚廣,與吳湖帆、龐萊臣、葉恭綽、譚敬、張珩等時有往來易物。40年代移居台灣,曾參與1961年「中國古藝術品展覽會」之設置展品審議,於美國等地展出多件國立故宮博物院之文物精品。晚年曾授教於台灣大學,常與莊尚嚴、台靜農等談藝賞翫,台靜農先生著《題顯堂所藏書畫錄》可窺探其收藏之精妙。

本輯共十一件密韻樓蔣氏舊藏,皆由蔣氏後人直接提供。而全七冊元《妙法蓮華經》、宋張文靖秀麗書扎四開及石濤早期山水冊,更為難得,足見蔣氏之收藏慧眼。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