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

何家英
大涼山的女人
款識
何家英于林棲精舍。

鈐印
「何家英印」、「幽閒貞靜」、「穆如清風」。


設色紙本 鏡框
64.5 x 57 公分;25 3/8 x 22 ½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中國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何家英多年來在研究從工筆劃派生出來的小寫意畫風,一貫奉行“衡中西以相融,權工寫以相合”的思想方法,把西方的寫生法與中國的筆墨表現融為一體,把精微與奔放合為一處,形成他獨具特色的新畫風。

此件作品是其這幾年來少有的精品,一改作者往常婉約、唯美的詩意性的少女小寫意畫風,而選擇了大涼山真實的勞動婦女的題材,以精細的工筆畫與淋漓的大寫意筆墨強烈對比的手法把大涼山彝族婦女那種質樸、滄桑、真摯的感受表現得淋漓盡致,人物形象真切可感,呼之欲出,濃郁的生活氣息撲面而來。地處偏僻的大山中的彝族人,保留了傳統的風俗習慣,特別是她們的服飾,有著獨特的美感,尤其是她們的荷葉帽,更是獨具造型感,也更易於筆墨的表達。身披的斗篷與豐富的裙裝形成強烈的梳密對比。作者正是抓住了這一美感,充分發揮中國畫筆墨的表現力,採取大疏大密、大幹大濕、大黑大白、大紅大綠、大工大寫線條與潑墨的強烈對比方式,演繹出美妙的畫面節奏,形成磊落大氣而又協調統一的完美畫面。精微處毫髮畢現,舒朗處墨趣橫生。仔細觀看,其眼睛炯炯有神,如觀其人;其面頰蒼澀紅潤,宛見生機。可貴的是,隨然精微至深,卻蘊含筆意。粗略觀之,以形象感人,細細品味,卻形意相合,筆墨趣味百看不厭。充分顯示出作者深厚的造型能力和高超的筆墨表現力。此畫構圖獨具匠心,三人中突出站立之人,以斜放著的平板車加強畫面的主勢,與主要人物的眼神相一致,並且通過平板車削弱次要人物的關係,形成完整畫面關係。堪稱經典之作。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