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拍品詳情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

趙無極
1920-2013
15.2.93
款識
無極ZAO
ZAO WOU-KI,《15.2.93》(作品背面)
一九九三年作
油彩畫布 畫框
162 x 150 公分;63¾ x 59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國巨基金會收藏
香港,佳士得, 2005年5月29日,拍品編號227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註:此作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楊‧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 〈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 趙無極基金會)

展覽

中國,上海,上海美術館〈趙無極繪畫六十年回顧1935-1998〉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四日至一九九九年一月三十一日,243頁
中國,北京,中國國家美術館〈趙無極繪畫六十年回顧1935-1998〉一九九九年三月一至三十一日
中國,廣州,廣東美術館〈趙無極繪畫六十年回顧1935-1998〉一九九九年四月

出版

〈趙無極作品1935-1993年〉Pierre Daix (法國巴黎,Ides et Calendes 出版,一九九四年),186頁
〈趙無極〉Claude Roy(法國巴黎,Cercle d'Art 出版,一九九六年),197頁
〈趙無極〉趙芷姮編 (臺灣臺北,大未來畫廊出版,二〇〇五年),121頁

相關資料

天光雲影共徘徊
趙無極 《15.2.93》

九〇年代的趙無極在藝術技法上已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境地,其藝術成就也廣受國際認可。不但作為抒情抽象主義的領軍人物受東西方頂級機構邀約辦展,更於一九九三年榮獲法國密特朗總統頒贈法國軍團三級榮譽勛位,巴黎市長希哈克親頒巴黎市政府維爾美勳章,並獲香港中文大學的榮譽博士稱號。是此上拍,完成於同年的《15.2.93》是藝術家超越革新而集大成之作。進入古稀之年的趙無極已達從心所欲不踰矩的境界,不僅面對偌大的畫布依然得心應手,滿懷信心地挑戰自我比過往「更加大膽與自由」,其創作也越趨酣暢瀟灑,在流光溢彩的用色與點染遒勁的運筆下,營造了一個無境而勝有境的夢幻空間。

在此晚近階段,趙無極隨著閱歷的增長和心境的轉變,其繪畫已臻至一種優雅的狀態。他希望他的畫面能簡單些,在對空間的追尋中傾注其泰然自若的心緒,中國文人的詩意與東方水墨的趣味也更顯深厚。趙無極在自傳中如此談到他這時的心志:「現在我只一心作畫,隨當時的靈感,隨色彩的需要。色彩是一切,什麼也不是,要用的非常精簡,甚至吝惜。」在《15.2.93》中,趙無極將油彩精簡成五大色塊,紫、黃、藍、粉與焦黑如墨般的藏青色自然地和彼此相遇、交會,呈現了一種瀲灩恢弘的氣度。那抹橫穿畫面的藏青色脈,連同色塊極簡並置的構圖,都可追溯到趙無極於一九八六年作的重要作品《向馬蒂斯致敬(02.02.86)》。趙無極對馬蒂斯非常推崇,曾說此致敬作品的靈感來源於馬蒂斯的名作《科利烏爾的落地窗》(Porte-fenêtre à Collioure),覺得該作呈現了「一個空虛和充實同時存在的門,在那前面,我們可以找到生命、灰塵和我們所呼吸的空氣。然而,在它的後面發生著什麼事?那裡是黑暗的、巨大的空間。它是一扇朝向真正繪畫的敞開之門。」一九九三年一月,趙無極偕妻子到訪紐約參觀了在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舉行的馬蒂斯回顧展,不難聯想《15.2.93》萌發於趙無極再次看到馬蒂斯原作的觀感,將其對馬蒂斯畫中色彩與空間的精神性領悟,抒發於上。

馬蒂斯或啟發趙無極開掘了一條可經由色彩之路邁入無限之大道,但在作品《15.2.93》裡,趙無極已從對西方大師的崇敬基礎上超脫出來,追求他更加成熟、富韻的東方式寫意表達,以及屬於他個人獨特的藝術語彙。在那畫布之上,趙無極心無旁騖地層層渲染、潑灑那輕盈流動的色彩。宛若琉璃金光的暖黃色如黃金雨般由上方灑溢而下,亦似陽光一般,點點地向畫中注入溫暖。藝術家在左右兩側以紫彩、藍彩,大筆一揮流利地包覆構圖,大膽地讓這些對比色相親,卻又創造出毫不衝突的和諧感,見其高妙。趙無極曾說:「我常在心裡揣摩的是,如何畫風,如何表現光的明朗純淨?我不想表現自然,而是將形象並列、組合,使人能在其中看到靜寂水面空氣的蕩漾。我想創造新的色彩,新的空間,創造出輕盈。給人新鮮、輕盈和震顫的感覺。」趙無極用那片深黝的藏青,表現如廣闊無垠的海洋,如豐饒美好的大地,如幽靜神秘的子夜。勁細的線條由這大潑墨的暈染中升騰而上,其筆法教人聯想到中國傳統山水畫中「鹿角枝」的畫法,那伸展的姿態傳遞出勃勃生機。藝術家以排筆進行潑彩般的渲染,穿插中式書寫般柔中帶剛的筆觸,同時還使用了特別的點甩法,用大筆沾染顏料再以狂放的力道甩出細密的層次加附於原本純粹的色彩,觀者可感受到它們隨著藝術家的身體動能,以不同的方向性灑落於畫布上,若點點繁星,若氣旋飛舞,亦若清風溫柔地吹拂過大地。趙無極若將天地之大、草木之微含納筆下,此若瑞士著名作家謝塞克斯(Jacques Chessex)所言:「一種對於事物昇華的冥想,在此不可思議地出現和充實。畫裡的空間呈現一種暢快甜美的奇觀。這畫雖無人在其中,卻高度凝聚出一股力量,使我們聯想到人的踪跡,藝術家的記憶,以及他所有走過平凡和走過完美的記憶。」

在《15.2.93》裡,趙無極以色彩的激盪交融和筆法的自在揮灑,描繪出那天地合一、如夢似幻的象外之景。畫境如同法國詩人米修(Henri Michaux)在詩中描述的:「空間幽靜,幽靜如繁生的魚苗落在平靜的水面,幸福,深沉的幸福,月牙高掛,榮耀、璀璨。」趙無極將眼所未能見的抽象之風、宇宙之氣傾瀉在畫布上,供我們在這令人迷醉神往的視覺世界中,忘卻塵囂,恬然歇憩。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