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7
1047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李山
平面2號
前往
1047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李山
平面2號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亞洲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李山
平面2號
一九八八年作
款識
李山,Li Shan,1988年, 上海(作品背面)
油畫畫布 畫框
109 x 236 公分,42⅞ x 92⅞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藝倡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香港, 香港藝術中心, 藝倡畫廊〈李山:通往「胭脂帝國」之路〉一九九四年十月十三至二十一日,41頁

相關資料

〈胭脂〉系列的前奏曲
李山

在李山一九九四年的香港個展「通往胭脂帝國之路:1976 - 1992 作品」當中,他首次展出了創作於一九八八年的《平面 2號》(拍品編號1047),上海批評家吳亮在評論文章中寫到:「(李山)在依然畫有格子的作品中填進了豔俗的女人面孔和同樣豔俗的荷花。後來他為僅有的兩幅作品命名為《平面》當時,誰都沒有預料到,這豔俗女人臉上的濃重胭脂和最初的荷花形象,居然潛伏著李山后來的‘『胭脂帝國』的基因。」1

正如吳亮所言,自豔俗的人物與花朵形象在《平面》中首次出現以後,直到九十年代中期,李山都持續地描繪著這些符號,並與毛澤東頭像、五星等政治符號相結合,最終構成了李山的重要代表作〈胭脂〉系列。一九九三年,〈胭脂〉系列參與了由張頌仁、栗憲庭策劃,於香港藝術中心舉辦的「後八九中國新藝術」展覽,在展覽畫冊中,李山提到:「『胭脂』在這裡是動詞,企圖把什麼胭脂掉時,這並非是一種意願或方法,而是陳說的一種態度,它滔滔不絕地告誡……藝術一旦受到關注,便成為其自身的蹩腳影本,雖然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得到它。」2 實際上,李山言下之意就是要尋找一種與自己的生命、經歷有關的藝術態度和語言表達方式。此後,〈胭脂〉系列又參與了一九九三年威尼斯雙年展、一九九四年聖保羅雙年展等象徵中國當代藝術走向國際化的關鍵性展覽。在產生國際性影響的同時,〈胭脂〉也成為李山職業生涯的里程碑式創作,他亦因此被栗憲庭歸為九十年代「政治波普」藝術的重要一員。

回到一九八八年的《平面2號》,我們不但可以發現〈胭脂〉系列的端倪,更可看到九十年代的〈胭脂〉在80年代基礎上的變異與再加工。《平面2號》一作充斥著某種怪異的滑稽感,一個平塗的黑色長方形佔據在畫面的中心,但它的邊緣則生長出許多毛狀物,如同觸鬚一般伸展在空間中。兩簇妖豔的胭脂色花朵浮現在黑色空間的兩端,並衍生出數條莖脈,開滿盛放的荷花。不可思議的是,在畫面兩端,李山以對稱的形式加入了兩個豔俗的女人形象,她們的身體被黑色區域遮擋,從而既像是在抱持著黑色區域,又像是與黑色區域共生。與後來的〈胭脂〉系列中精緻、華美又帶有情欲感的賦色不同,在《平面2號》中,即使純色的運用亦是克制的,但女人、花朵所暗示的豔情色彩依舊令人想入非非。

其實,《平面2號》與李山在七十及八十年代的創作、思考一脈相承。李山於一九四二年出生於黑龍江,一九六八年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舞臺美術系後留校任教。在最初的創作中,受盧梭、高更等西方畫家的影響,李山更重視原初的生命體驗,從一九七O年代後期開始,李山繪製了一系列名為〈初始〉的畫作:「〈初始〉是我的油畫的最早的階段,那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期。實際上〈初始〉就是我的表現主義時期。那個時候受原始主義的影響比較大。」3 李山在〈初始〉系列中用抽象表現主義手法將遠古文化、原始住民及圖騰符號融為一體,顯現出一種神秘的氛圍。到了「85新潮」時期,李山已步入中年階段,在全國各地的青年藝術群體開始不斷湧現之時,李山的創作則顯得更獨立化,更強調自我,但八十年代中國大陸的讀書熱卻同樣地影響到了李山。不同於重視哲學討論的大部分「新潮」藝術家,李山集中地閱讀了一批與科技相關的書籍,並尤其熱衷於數學、物理及生物學科,這樣的熱衷逐漸滲透於他的創作當中,他開始以一種近乎科學精神的理性思維方式探索關於藝術本體的終極問題:「我會重新定義藝術是什麼,這是一個需要我重新思考的問題。因為,同樣我們背後對藝術的堅實的認識也開始松垮掉了。」4 李山的〈擴延〉系列便從這裡開始:「〈擴延〉是一個物理學的概念。這個時期的東西是以黑白平塗為主的。如果說從〈初始〉到〈擴延〉有了某種生命的胚胎,有了某種繁殖的力量的話,……在擴延中,有一種張力,這就是一種原始的呼喚。」5 李山在〈擴延〉中突出了某種簡括的幾何符號,即懸浮在未知空間中的毛茸茸的「圓」或是黑白二色的長方形——正如《平面2號》中所呈現的黑色區域那樣。在一九八七年的兩幅《擴延續集》之中,我們同樣可以看到與《平面2號》幾乎一致的構圖方式,而《平面2號》中的豔俗女人在此時還呈現著〈初始〉中的圖騰形象。

如果說〈初始〉與〈擴延〉構成了李山早期藝術的整體面貌,那麼《平面2號》在開啟了李山藝術成熟期的同時,亦概括了他早期的創作脈絡。在這個意義上,《平面2號》憑藉其內蘊的深沉思索與不懈探究成為了我們回顧八十年代與九十年代的一個聯結點,正如高名潞所總結道的,李山的創作發展「既有其自身的邏輯,也符合中國現代藝術發展的內在邏輯。」6

1 吳亮:《通往胭脂帝國的道路》,《李山 : 通往"胭脂帝國"之路:1976-1992作品》展覽畫冊,香港藝倡畫廊,1994年,頁11。

2 轉引自《後八九中國新藝術》,亞洲藝術文獻庫,2001年,16頁。

3 《繪畫的過程就是藝術家尋找自己內心真實的過程 李山訪談錄》,劉淳:《藝術·人生·新潮:與四十一位元中國當代藝術家對話》,雲南人民出版社,2003.1.1,23頁。

4 《李山訪談》,《未來的材料:記錄1980-1990中國當代藝術》,亞洲藝術文獻庫,2009年3月4日。

5 同注3。

6 高名潞:《中國當代美術史1985-1986》,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年10月,頁184。

現當代亞洲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