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拍品詳情

現當代亞洲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曾梵志
江山如此多嬌6號 (雙聯作)
款識
曾梵志, Zeng Fanzhi, 2006
二OO六年作
油畫畫布
整張:250 x 500公分;98 3/8 x 196 7/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上海,香格納畫廊
現藏者購於上述來源

展覽

中國, 上海, 香格納畫廊〈曾梵志的繪畫〉二〇〇六年九月二日至九月三十日, 封面及37頁
中國,北京,第三屆宋莊文化藝術節,二〇〇七年十一月八至二十日

出版

〈中國當代繪畫〉(義大利博洛尼亞,Damiani Editore, 二OO八年),210至211頁
〈曾梵志:一面具,一印記〉(德國,Hatje Cantz Verlag,二〇一〇年),162至163頁〈曾梵志〉(英國,倫敦,高古軒畫廊, 二〇一二年), 33頁
〈曾梵志〉(法國,巴黎,巴黎現代藝術美術館, 二〇一三年), 46頁

相關資料

虯枝之間
曾梵志

「 把情不自禁的東西保留,然後放大,把一瞬間的小感覺放大。」

曾梵志,世界著名的「面具藝術家」,其卓越非凡的地位經已無須多加介紹。曾獲邀到全球各地展覽,贏得全球的讚譽。從最初震撼人心的〈醫院〉系列及〈肉〉系列,及至後來著名的「面具」畫作,曾氏以其豐富多樣的作品面貌震懾全球:作品一方面展示了其表現主義的魅力,另一方面讓觀眾為其精緻的畫工驚嘆。在千禧之際,曾氏更開拓了新的視野,開發一個將會維持十年以上的全新的藝術創作模式。是次轉變主要見於線條的表現以及流動性和形式概念的探索上。這時期一個最為重要而珍貴的系列正是〈江山如此多嬌〉,幾張系列作品中體驗了曾氏對風景描繪的熱切探索;就如作品《江山如此多嬌6號》(拍賣編號149 )所見,他靈巧地融合了東西方的元素,成功地把傳統國畫、山水畫和手卷畫的影響與美國著名藝術家傑克遜.波洛克的風格結合融會成真正獨特的跨文化的作品,最終成為了曾梵志在國際藝壇上一幅傑出的代表作。

〈江山如此多嬌〉系列作品之所以珍貴,在於這批作品的數量以及外觀在市場上都十分罕有;而雙聯作《江山如此多嬌6號》則通常被視為影響藝術家往後的作品發展中最為重要的作品。曾氏在二OO六年短短一年、及至往後二O一O年內一段很短的時間,僅僅繪畫不到十五件同類作品, 更顯此系列的珍貴。曾梵志於二OO一至二O一一年間一直集中探索線的運用,而在二OO六年間創作的一系列作品乃曾氏對線的探索的中心階段。因此,其他一如此畫作的作品皆被視為曾梵志創作生涯的前瞻與回顧:回顧過往的作品、展望以後之創作,譬如《兔子》和《祈禱》,都是杜勒著名畫作的重新演繹。

最有趣的是,本畫作被視為二OO六年云云創作中的關鍵代表作。畫長五米,除了是同系列中最大幅,亦因其創作技巧被引為二O一O年創作同名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倘若理解到《江山如此多嬌6號》名稱之由來,乃出自毛澤東的《沁園春.雪》,人們即會意識到此系列作品可被看成曾氏對毛主席的文學作品虛假的關注。從《江山如此多嬌1號》開始觀賞,觀眾就如遊走於詩詞之間,看到了主席描繪的一片寒冷刺骨的風景;然後再走進同系列的其他作品中,我們能從雪白的湖泊走進灌木叢;再從暗淡的藍色慢慢走向單一的色調,轉過頭來又回到一片深藍。當觀眾看到《江山如此多嬌6號》,他們的觀察已不單純是對自然的賞析。畫作邀請觀眾從近距離檢視它,感受大自然的活潑。畫的中心位置,叢生的虯枝之間從後濺出的一篇蔚藍,散發出一股潛藏的希望。

《江山如此多嬌6號》亦同時是傳統風景的極端而獨特的演化;曾梵志為公認的表現主義畫家,筆下充滿悲愴而肅穆的人物往往令人心碎;千禧之始,曾氏為便利自己發展富東方色彩的創作而放棄西方技巧,作品套用了很多中國山水畫,包括「山水畫」(山水畫,意即「山和水的畫」)和「手卷畫」(卷軸)等的重要元素。本作品的長度特別教人聯想起古代卷軸,以及畫中那些蜿蜒的藤蔓和樹枝等題材,當然還有山水畫中連綿不絕的河川山脈。

曾氏特別在這幅作品中把「國畫」的概念進一步延伸;「國畫」一詞一般涵蓋各種類型中國畫,當中包括唐宋時期的作品- 曾氏的創作靈感來源。主導唐代畫作的是單色與重色的角力,以至線條和質感意義的探索;而宋代所關注的則是景觀之宏大,以及作品與當時人民生活的關聯。如此看來,我們可以把《江山如此多嬌6號》理解成這兩個朝代特色的結合:顏色和質地的探索,以及對人類心理的一個合理的表達。在他往後的作品中,曾氏亦將廣泛地運用到這兩個朝代的技巧風格,因此《江山如此多嬌6號》通常被用以驗證藝術家對引用唐宋兩朝技巧特色的偏好。

從另一角度看,國畫的概念 — 一種由民族概念啟發的藝術形式 — 同時是透過顛覆毛澤東的愛國詩而啟發,可被看成是針對中國集體回憶的反思。同樣令人回想起傅抱石和關山月於一九五九年完成的同名作品:畫中若隱若現的丘陵和稀疏凋零的山脈與曾氏豐富多彩的畫面構圖成了強烈的對比。這樣的關聯加深了曾梵志《江山如此多嬌6號》的歷史和社會意義,並使其成為現代經典傑作合理而重要的當代演繹。

倘若觀眾試圖在這幅畫像中尋找西方藝術文化對曾梵志的影響,你或許會發現畫中隱藏著傑克遜.波洛克的暗湧。無可否認,曾氏許多畫作的創作靈感都來自弗蘭西斯.培根及安森.基弗等西方藝術家;然而,當他轉向經營繪畫線條的時候,波洛克那些構成西方的抽象表現主義運動骨幹的線條和滴畫作品卻為他帶來了新的衝擊。波洛克受到超現實主義風格,以及當中名為「心靈自動聯想」(psychic automatism) 的「純粹心靈意念出發無意識表達行為」的影響,從一九四O年代至一九五十年代間創作了革命性的「滴畫」。

我們則在千禧年之際見證了曾氏對自己的直覺和技巧建立的自信,創作出蕴含「妙悟」和「亂筆」等手法的作品。此外,曾氏利用調色刀拖拉顏料所繪成的洗色及刮色作品亦相當生動有勁,成功地捕捉了藤蔓的活潑。《江山如此多嬌6號》蘊含曾梵志就當代風格的創新再造及東西方美學的完美結合,正是這個組合的一個絕佳演繹。曾梵志自二OO二年在巴黎皮爾.卡丹中心舉辦了展覽以後,其藝術造詣已經引起中國以外地區的關注。他的線條繪畫能讓人輕易地結合東西方的典範,因而懾服了萬千觀眾。《江山如此多嬌6號》

無疑是探索過去和現在一個最有力的藝術形式,亦同時是體驗了曾梵志超凡技藝的一幅極為珍奇的畫作。

現當代亞洲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