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3

拍品詳情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品

|
香港

明永樂 青花折枝瑞果紋梅瓶
短頸圓唇,弧肩豐盈,下腹漸歛。青花繪壽桃、石榴、山楂、荔枝、枇杷、櫻桃六組折枝果紋,寫生淡雅,花實飽滿,枝葉茂密。肩足分別畫俯蓮及仰葉紋。底澀胎不施釉。
28 公分,11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名古屋茶道收藏,自1950年代始

相關資料

春華秋實永樂瑞果
康蕊君

本瓶式樣,屬永樂經典,盡展景德鎮藝匠之細琢精工。自青花名品始燒於此,卓絕百年。此瓶形制,比例得體,飾樣繁多。豐盈瑞果圖案,明初青花盛行,亦見於同期別類器型,其設計至臻,所樹典範,長久莫及。

此器製作精妙,釉面柔雅。鈷青錫斑艷麗動人,為明初御製青花瓷特徵,後世多存仿效。這類風格樣式頗得雍正皇帝鍾賞推崇,世宗或嘗送宮廷內藏古瓷原器至景德鎮,加以仿摹。乾隆時期,此紋飾更趨制式化,比例與畫風皆略異,尺寸近似現拍品之中等尺寸,而非明初也有見之較大器例。

「梅瓶」,永樂時期或仍作酒罐以用,尺寸不一,中外皆盛行,其例同見於中國宮廷御藏、伊朗薩非王朝及土耳其奧斯曼帝國皇室典藏。有學者將一些此類梅瓶定為宣德之物,然所見此圖案器品皆無款;且迄今亦無此樣式破片見於景德鎮出土。

圖案尺寸相同者,北京故宮博物院有藏,見一例於《中國陶瓷全集》,上海,1999-2000年,卷12,圖版12;另見耿寳昌編,《故宮博物院藏古陶瓷資料選萃》,北京,2005年,卷1,圖版85;亦有一例,定為宣德時期,刊於耿寳昌編,《故宮博物院藏明初青花瓷》,北京,2002年,卷1,圖版76,同錄一雍正仿例及更爲繁複之乾隆樣式,卷2,圖版185、202。

紋樣相同二例,一瓶定代永樂,另一定為宣德,藏於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載《明瓷名器圖錄》,東京,1977-78年,卷1,圖版12、39,此二瓶比例略異,後者紋飾更顯緊湊,且配有一蓋。

一明早期梅瓶例,定代宣德,屬上海博物館藏,與一雍正仿例同載陸明華,《上海博物館藏品研究大系:明代官窯瓷器》,上海,2007年,圖版5-21、5-22(標題誤植,圖一);另一明初類例,藏於景德鎮陶瓷館,刊《景德鎮磁器》,京都,1982年,圖版36。

相若兩例,出自六件奧斯曼皇室藏瓶,見康蕊君,《Chinese Ceramics in the Topkapi Saray Museum》,伊斯坦布爾,John Ayers 編,倫敦,1986年,卷2,編號624;另有四件梅瓶,紋飾同一,屬薩非王朝收藏,存於伊朗阿德比爾聖廟,其一載 John Alexander Pope,《Chinese Porcelains from the Ardebil Shrine》,華盛頓,1956年(倫敦1981年修訂版),圖版51右上。

一件仇焱之藏例,圖案相同,尺寸近似,售於香港蘇富比1981年5月19日,編號409,同見一乾隆仿作,編號546。一件較大永樂瓶例,屬 Laurance S. Rockefeller 雅藏,售於紐約蘇富比2005年9月21-22日,編號64。

此類造型裝飾器,極近另一明初梅瓶樣式,其更顯繁複,更直接突顯折枝花果單體,或為此種式樣之原型。較為繁複之圖案,是以十支相若折枝花果分飾於更為狹窄之空間,並圍以更為精細之外廓。可比四例:其一,有蓋,北京故宮博物院藏,載耿寶昌編,《故宮博物院藏明初青花瓷》,北京,2002年,卷1,圖版15及頁34;另一對例,出土於北京海淀區香山大院,現應屬北京首都博物館藏,其一錄於《中國陶瓷全集》,上海,1999-2000年,卷12,圖版47,另一例見光林,〈北京出土的幾件明代青花瓷器〉,《文物》,1972年,第6期,圖版6,圖2;第四例,玫茵堂藏,售於香港蘇富比2011年10月5日,編號11。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