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8

拍品詳情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品

|
香港

清乾隆 黃地青花折枝花果紋天球瓶
《大清乾隆年製》款

來源

S. Marchant & Son,倫敦

相關資料

此天球瓶造型碩大飽滿,紋飾華麗,體現了乾隆皇帝慕古求新的品味,也顯示了景德鎮御窰的能工巧匠在唐英的督促和帶領下,將材華發揮得淋漓盡致。唐英十七歲供職於內務府,事於養心殿,看盡養心殿作坊的琺瑯作及畫作,耳濡目染,為督陶官的職業生涯奠定了良好的基礎。1728年唐英奉雍正帝聖命任景德鎮御廠督陶官,御廠的瓷器製造在他的領導下達到空前的水平,對中西方的瓷器製造影響深遠。

以花果紋作紋飾的天球瓶如鳳毛麟角,如此器黃地飾青花紋飾者更為珍罕。一件最接近的例子但不飾黃地分別於紐約及倫敦蘇富比拍出,最近一次2012年10月9日見於香港蘇富比,編號121(圖一),此器源自張永珍博士收藏。清宮舊藏一件與此器紋飾相同但帶雍正款青花天球瓶,見《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青花釉裏紅(下)》 ,香港,2000 年,圖版83(圖二)。比起雍正版簡潔的紋飾,此器頸、肩處更為華麗繁複。由雍正器上滿飾頸部的纏枝蓮紋,演變成此器上的纏枝蓮紋帶,由紋飾上可見工匠的傑作基於兩朝皇帝的不同的品味。

黃地青花瓷器始見於明宣德期間,創造了一個名貴的新品種。此器承明朝宣德之風,增添了乾隆皇帝的新元素,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黃地青花瓷器發展至清朝,器形更加豐富。如數件帶乾隆款的梅瓶,其中一件仿永樂朝器形,1990年11月13日於香港蘇富比拍出,編號255(圖三);另外一對1989年5於31日於紐約蘇富比拍出,編號183;一件豐肩、典型的乾隆梅瓶,1996年4月28日於香港佳士得拍出,編號56。四件景德鎮出土,飾花果紋但破損的宣德盤,曾展於《景德鎮出土明宣德官窰瓷器》,鴻禧美術館,台北,1998年,編號78-2、82-2、85-3 及88。

花卉瑞果紋始於明永樂,但是清朝皇帝們最喜歡的紋飾。朱湯生,《天民樓藏瓷》,香港,1987年,頁30提到這組乾隆仿明永樂青花紋飾,在永樂紋飾的基礎上加以改變,特別在線條和以繪畫重現明青花之鐵斑特徵,使之更有立體感。北京故宮博物藏一永樂例,見耿寶昌,《故宮博物院藏明初青花瓷》,北京,2002,圖15,耿老提到此器帶典型的永樂風格。參考是次拍賣之永樂青花瑞果梅瓶(編號3023)。此器上的紋飾是以永樂器為藍本,體現了乾隆帝慕古好雅的情懷。

明初青花紋飾疏朗明快,自然流暢,畫面多留白地。此特點初見於永樂青花及甜白器上,繪畫工匠運用小筆觸,令器面出現深淺不一的顏色。至乾隆永樂時期的自然魅力已經演變成精緻的裝飾圖案,頸肩處華麗吉祥的如意紋飾依然延續。

花卉瑞果紋飾在天球瓶造型上展出了新的生命。天圓地方的天球瓶源於明永樂期間,清朝工匠把瓶頸、肩改大,造型更為宏偉穩健。天球瓶需要設計改造,紋飾的組合使之為和諧。折枝桃、石榴舒展於器腹,中間以折枝花卉相隔,均以三角形的形態繪製。不僅美觀,且含有吉祥的象徵意義。桃寓意長壽,石榴象徵多子嗣,人們相信花可辟邪。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