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拍品詳情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

王沂東
山裡的新娘
款識
Wang Yidong,王沂東,1995-96
畫框 一九九五至一九九六年作
油彩畫布
190 x 180 公分; 74 ¾ x 70 ⅞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少勵畫廊
亞洲私人收藏
香港,佳士得,2010年11月27日,拍品編號2858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中國,香港,少勵畫廊,〈第五週年紀念展〉,一九九七年二月二十七日至三月二十七日,無頁數
中國,香港,少勵畫廊,〈王沂東個展〉,一九九九年三月,110-111及180頁

出版

〈1542-2000中國油畫文獻〉,(趙力、余丁編著,中国,长沙,湖南美術出版社,二OO二年)1653頁
〈中國當代油畫名家畫集-王沂東〉,(中國,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二OO六年)53頁
〈中國當代實力派油畫精品叢書:王沂東油畫藝術〉,(中國天津,楊柳青畫社,二OO八年)15頁

相關資料

光彩一瞬即永恆
《山裡的新娘》——王沂東喜慶經典再現

一九八O年代以後,鄉土現實主義儼然形成現代中國社會的一道獨特景觀。陳丹青的《西藏組畫》、羅中立的《父親》、艾軒的《若爾蓋凍土帶》等一系列作品,逐漸確立起全球藝術格局中凸顯「中國身份」的東方語式。這種鄉土范式的形成,既隱含著藝術家對於全球化與本土意識之間關係的深刻洞悉,同時就藝術語言本身而言,又可以被視為油畫本土化進程中的有力探索。作為中國寫實油畫的領軍人物,王沂東創作於上世紀九O年代的這幅《山裡的新娘》(拍品編號15),無疑是對這種東方鄉土敘事的最佳詮釋。

從在中央美院油畫系二畫室學習,到留校任教,再到北京畫院的專職畫家,對西方油畫技巧的鑽研是伴隨王沂東成長的,然而對於沂蒙故土的懷戀卻是浸透在骨子裡的。家園的記憶,在王沂東眼中,是「一段充滿暖色的歲月」。因此,多年來他一遍遍用村漢、新娘、花布、紅襖等元素描繪的鄉村圖景總是燦爛又炙熱,實際上他是在不厭其煩地勾勒自己的「歸家之路」。就像安德魯·懷斯,懷揣著憂鬱感傷的情思,反復畫著自己「郵票大小」的家鄉。王沂東作品中那濃得化不開的「中國紅」和仿佛鬱結著泥土氣息的凝重黑色,純粹得似乎褪去了一切俗塵。如此說來,這幅《山裡的新娘》「並非完全的現實主義,而是帶有一點浪漫主義,也帶有一點理想主義」。這幅畫略帶膨脹感的視覺結構、婚禮的場景以及新郎新娘交手站立的姿勢,都會讓人想到十五世紀尼德蘭畫家揚·凡·艾克的《阿爾諾芬尼夫婦像》。挺括的人物造型、細部褶皺的純熟處理,顯示出王沂東對西方古典繪畫技巧的諳熟。然而,強烈的本土文化意識,讓他轉而用民間繪畫的形式和色彩對西方古典油畫結構進行提煉與純化,甚至加入一些中國畫的墨、線、暈染技法等。於是我們看到,新郎新娘在服飾上刻意構成紅與黑的清晰對比,面部也呈現強烈的高光效果;畫面空間性被極大減弱,陰影被隱沒,大塊面的花朵、金魚和剪紙圖案截斷了向後延伸的縱深空間,主動追求一種具象框架中的抽象表現力。充滿中國意味的花布,宛如古代袍服般在新郎新娘身後隆重地展開,又仿若緩緩升起的十字架,強化了畫面的形式感和場景的儀式性。王沂東在此使用了他最擅長的「中國紅」,將中國代表喜慶富貴元素的嬌豔牡丹、戲水金魚佈滿新人背後的簾布,不只將作品注入了濃厚深邃的中國文化元素,亦在在象徵了對這對新人美好的祝願。

王沂東沉靜內斂的性格讓他得以在上世紀八O、九O年代紛亂繁雜的藝術思潮中堅守寫實繪畫的陣地,也賦予其作品一種醇厚靜謐的情感訴求。對照從一九九四年完成的《花燭夜》中,我們看到同樣有點迷茫但又篤定的新郎和嬌羞的新娘被安排在象徵永結同心的繡球花前。而此次上拍的《山裡的新娘》,不管是在嚴謹豐富的構圖和充滿戲劇張力的主題上,又將藝術家的雙人肖像畫推入了一個更高的層次。《山裡的新娘》在人物情感的呈現上是模糊的,但這正是王沂東自己所期待的:「我要借助油畫中的人物和環境表達一種情感 ─ 或是在興高采烈中隱含著一點憂傷,或是在平靜的氣氛中潛藏著一絲思念,或是在一塊感情奔放的紅色裡流露出某種程度的不安,或是在燦爛的陽光下壓抑著的一份淒涼......我渴望以最簡單的色彩和最樸素的語言,精確地表達這些感受和感情。」畫面中的新郎若有所思地望向新娘,手執紅蓋頭的新娘則徘徊游離,有一種東方女子的拘謹含蓄。二人維持一種若即若離的微妙關係,這種疏離感使畫中人物脫離了農村風俗中的群體狀態而還原為現代性的個體存在。《山裡的新娘》在確立起中國本土寫實繪畫經典樣式的同時,也為現代人編織了一則民族寓言。在真實的鄉土社會日益遙遠的今天,想像式的鄉村寄託著畫家挽歌式的鄉愁。新娘與新郎之間欲說還休的距離,仿佛一道通向彼岸烏托邦的缺口,隱喻著當代人永遠無法逃離的傷逝。但只要觀者細看於構圖中央對稱和諧的新婚夫妻,憨厚低調的新郎拉著新娘的小手,含蓄的眼光注視著嬌羞的新娘,手並握著義寓光明希望的油燈,不需要多餘的修飾或誇張的肢體語言,畫家成功地將中國傳統核心價值以及新婚夫妻間的鍾愛和敬重展現於畫布之上。而新娘秀麗的臉龐和望向遠方堅定的眼神,以及左手手持垂地的紅蓋頭,恰恰又傳達了新一代中國婦女獨立自主,卻又願意一同和丈夫為家庭犧牲奉獻的崇高節操。不管未來如何,這對看似平凡的新婚夫婦,即將攜手同心展開一段非凡的人生旅程。

《山裡的新娘》無論是構圖或是人物造型都標誌著王沂東已臻成熟的寫實藝術技法。然而,在技巧之外,作品背後其實更蘊含著抽象的人生哲理和藝術家所欲表現的深刻中國人文素養與民族意識。王沂東曾自言:「生活感受的乾枯是最可怕的。」他不斷吸收觀察中國民族的繪畫語言與審美思想,將日常生活中看似最樸實無華的中國農村生活,以精湛動人地西方古典寫實油畫技巧表現在其藝術創作中,充分吸收中西文化的精華,卻又不失自我,成功創造出他人無法取代的風格。完成於一九九六年的《山裡的新娘》集藝術家精華創作元素於大成,更再度奠定了他于中國現代藝術史上不可磨滅的地位。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