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
348
羅莫爾多 羅格泰利
甘布舞者
前往
348
羅莫爾多 羅格泰利
甘布舞者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及當代東南亞藝術

|
香港

羅莫爾多 羅格泰利
1905-1943 年
甘布舞者
款識:畫家簽名並紀年1939
油畫.畫布
129 x 89公分,50 3/4 x 35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藝術評論家V. N. DeJavabode於1939年評論:「對於羅格泰利,沒有比生活富足之美更重大的問題存在。他的畫作既沒有深度也沒有隱喻。他以毫不掩飾的手法正面描繪了大自然與人體的絢麗。沒有悲傷沒有哀痛,畫面永遠充斥著歡愉和美感。在他的畫作中你絕不會發現糾結的聲音和複雜的心靈……一切純粹是單純的感官享受。」這本是一則批評,但它也是某種讚美。

羅格泰利的作品裡永遠歌頌著那些保守舊文明的人們。在他描述的舊文明裡民主不存在,充斥著王族﹑華麗﹑時尚和享樂。儘管如此,畫廊沙龍在政局動蕩時期的歐洲續漸被難民營取代。在意大利的情況最為嚴重,無資產階級生活可言。恰巧羅格泰利逃到當時的荷蘭東印度,在荷蘭的殖民統治之下,文化和生活環境仍停留在羅格泰利熟悉的「舊世界」裡。

羅格泰利出生於1905年貝爾加墨並於當時的卡拉拉藝術學院學習。羅格泰利的初期作品早早顯示了他與生俱來的藝術天賦,熟練的學院派畫風讓當時年少的羅格泰利眼前一亮。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羅格泰利不改他的傳統保守畫風,為迅速衰落瓦解的舊政治制度的君王和教廷工作。漸漸他成為廣為人知,專門為「舊世界」極權人士作畫的肖像畫家。羅格泰利在羅馬的首個個人畫展便是國王維多利歐·埃曼紐三世為他舉辦的。

John de Jong是一位駐於巴東的荷蘭籍收藏家。當他到訪意大利的時候偶爾看見羅格泰利的作品並十分喜愛欣賞,從而邀請羅格泰利到爪哇工作,由此John de Jong和Gerthrude de Jong成為了羅格泰利的藝術委託者。托兩位支持者的福,羅格泰利作為荷蘭印度肖像畫家續漸在雅加達和巴東的上流社會打滾,他的作品更成為許多上流社會人士的收藏目標之一。儘管事業蒸蒸日上,羅格泰利仍夢想著能到峇里自由創作,脫離拘泥的肖像描繪。

羅格泰利在爪哇和峇里逗留的短暫期間裡創造了許多具豐富表達力的華麗畫作,「Kris Dance」是眾多作品之中的一個例子。在峇里作畫對羅格泰利然而無疑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創作時期,他在那兒的作品釋放著過往作品裡缺乏的解放感。結合了羅格泰利在意大利學習時的學院風派和他在峇里領會到的自由抒發和異國元素,《甘布舞者》完美的總結了羅格泰利在峇里期間的畫風演變。

羅格泰利在《甘布舞者》運用了爪哇峇里民族裝飾藝術染料常用的棕褐色,色調偏暗,呈現了一個身穿舞衣的漂亮少女。舞者位於構圖中央,觀眾的視線猶如從台下往上仰望台上翩翩起舞的少女。演繹傳統舞步的瞬間,她高舉的左手與她的肩膀構成直角,以她的身體為中心軸以她的身體作為中心軸把畫面分成四個部分。發揮了這個傳統學派的構圖分配使畫中的線條和空間得以平衡,畫面是拘謹的肖像描繪,作畫手筆卻是大膽而放縱的。

「甘布」是峇里最古老的舞蹈,而當中的許多步法、動作、音樂和語言都是從滿者伯夷帝國(13-16世紀)傳承下來的。假若你從一位峇里觀眾得知他對舞蹈劇中細節的理解程度十分微弱,你絕不需要驚訝,因為劇中使用到的語言是一個從14世紀傳承下來的古老爪哇Kawi語,只有在舞蹈劇場裡飾演家僕或者是管家才會用峇里口語。這種舞蹈劇通常只會在特別的日子裡在處於神殿最外面的庭院上演,以作為神殿祭典和火葬儀式的陪禮貢品。

「甘布」歷史深遠,它至今仍被視為大部分峇里舞蹈的始祖,當中包括 「Topeng」、「Sendratari」和非常有名的「Legong」 。「甘布」除了有著歷史重要性,它亦十分罕有,皆由即使在戰爭之前,只有峇里東南部的小劇團繼續傳承這種舞蹈,而在羅格泰利的時代此舞蹈的演繹也十分稀少。15世紀到16世紀期間是滿者伯夷帝國最鼎盛的時期,當時後的峇里被滿者伯夷的王族和政界人士視為人間天堂。「甘布」此名的由來是源於舊峇里語的「混合」,象徵著滿者伯夷印度爪哇文化和古峇里的靈魂精髓。(Emiko Susilo, Explorations in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Vol. 1 No.2, Gambuh: A Dance-Drama of the Balinese Courts, p.7)因為如此,舞蹈劇等藝術變得非常重要。它們不但有宗教用途,更是王族的日常娛樂。更重要的是王族不但是這些表演藝術的贊助者,他們更是當中不可缺乏的表演者之一。

「甘布」舞蹈劇的故事內容絕大部分是參考了峇里「Malat」編年史,亦即爪哇的「Panji」故事。那講述了一位在婚前之夜被迫跟愛人Candra Kirana分開的王子的歷險記。在經歷重重關卡,兩位相愛的人在漫長的尋尋覓覓後於劇中高潮再次相遇重逢。劇中的女主角屬於一個非常文雅的上流社會,她只會說著高坑的Kawi語,動作形態優雅多姿。從畫中少女的衣衫和姿態推敲,她很大可能在飾演劇Candra Kirana。

《甘布舞者》是繪畫中的典範。羅格泰利藉著充滿張力的作畫方式表達了動作的連續性和舞者的精神真髓。不論是畫面形態、作畫手法和畫中主題都散發出異國的光華,讓美豔的舞者在一片璀璨中清純閃耀。《甘布舞者》表達了人類最原始的慾望——生存,沉迷於美態,自由地表達自己,最後名留青史。

現代及當代東南亞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