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4
854

重要瑞士私人收藏

劉野 教宗拯救小豬 壓克力畫布 畫框 二OO一年作
前往
854

重要瑞士私人收藏

劉野 教宗拯救小豬 壓克力畫布 畫框 二OO一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

劉野 教宗拯救小豬 壓克力畫布 畫框 二OO一年作
款識
Liu Ye,2001,野
101.6 x 101.6 公分,40 x 40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倫敦,中國當代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英國,倫敦,中國當代畫廊〈劉野:費里尼/衛兵/費德裏安/教皇和我的女友〉二OO一年,14至15頁

出版

〈Critical Mass〉Julia Colman編(英國倫敦,Chinese Contemporary,二OO四年),34頁

相關資料

矛盾見幽默
劉野

劉野與其他同是成長於革命年代的當代中國藝術家的最大分別之一,也許就是他一向堅持的自主,反對以作品來談政治。他曾說︰「我覺得政治對於人類只是一個非常小的方面。它比起宇宙根本微不足道,比起人類最普通的情感,它也微不足道。其實人類最基本的感情更感動我,比如人道主義、美麗、善良、憂傷,這比一個政治概念更重要。」1 故此,藝術家並沒有追求政治波普或玩世現實主義的集體象徵,反而是從童年時接觸到的西方兒童讀物如《安徒生童話》,及其後從蒙得里安和維米爾的作品中摘取靈感,從而創作出別具寓意的卡通式圖象和明亮的原色色調,使他成為當今最受歡迎的當代中國畫家之一。

二〇〇一年創作的《教宗拯救小豬》(拍品編號854)被認為是一件與眾不同的作品,是藝術家首次、亦是至今唯一的一次,以教宗或是天主教作為作品的主題。佔據主位的紅色大圓形,是藝術家作品中罕見的構圖元素。畫中教宗約翰保祿二世穿著白色長袍和紅色斗篷,坐在寶座上,安靜地抱著一頭小豬。他的頭微微向右側,視綫直衝著觀眾,帶著無限複雜矛盾的暗示。天主教和教宗一向是西方藝術的基本題材,最顯著的莫過於弗朗西斯·培根的傑作《教皇英諾森十世肖像的習作》,他根據西班牙畫家迭戈·委拉士開兹的一幅作品,創作出尖叫的教宗畫像。許多當代中國藝術家如岳敏君,亦曾在其名作中使用教宗的圖象。但劉野與他們不一樣,他沒有明顯地將這個象徵人物醜化或是改頭換面,而是保留了教宗可愛現實的一面。然而,當我們細心欣賞的時候,卻不難發現如同藝術家的其他作品一樣,在無傷大雅的表象下其實暗藏著荒誕與譏諷。劉野曾將這種二元性與差利卓別靈的《城市之光》相比︰「我小時候看的第一部喜劇是卓别靈的《城市之光》,這是一部讓人捧腹大笑的電影,也是一部讓人落淚的電影,它是用一個喜劇的形式來講一個悲劇故事。你笑得越厲害,那個小人物的悲慘命運就被襯托得越凄凉。」2

上述情況亦見於這幅作品。作品中細膩的筆觸和生動的色彩,充滿著劉野簽名式的幽默;然而,主角之間,即教宗和豬的不明確關係,令人不期然逾越單純的表面作進一步的詮釋。策展人朱麗亞·克爾曼將之解讀為揭示兩者之間微妙而諷刺的關係︰「豬雖然有點笨,在中國傳統中卻是一種幸運的動物,象徵金銀滿屋、豐衣足食。…… 乍看起來像是與教宗作一個唯物的對照,教宗是信守安貧樂道與無私的天主教的象徵,直到有人想起天主教教會的財富。」3 是有意或是無意也好,《教宗拯救小豬》為教宗這個天主教教會中最虔誠的人物,塑造了一個異想天開的形象,難免令人聯想起圍繞教會的眾多醜聞;就只有豬願意留下來伴著這個孤獨而權威的人物。從另一個層面來看,這幅作品也可以說是藝術家的幻想,意圖將童年的寧謐平静重現,正如他所說:「我的畫基本上是屬於我的個人生活。童年在我來說,是一個黃金年代,我的畫在許多方面反映我童年時的夢想和幻想。」4

而最重要的是作品突出了劉野的個人觀點,從九十年代初在柏林求學直到現在,他還是一直堅守著自己的立場,從不受同輩的影響而動搖。劉野在接受藝評家朱朱採訪時記起一件重要的軼事︰「當時有德國同學還說我,你還畫畫兒呢?繪畫都死亡了!我就想,怎麽辦啊?後來我一想,該怎麽辦就怎麼辦。我也並不是因為在德國才喜歡畫畫兒的,所以我該怎麼着就怎麽着。一年多以後的一天,我在畫室裡工作到很晚,忽然,我感覺回到以前在北京的狀態了。那個時候,才是我真正的開始,找到真正的感覺了…… 我覺得藝術的誠實—— 不是寫實—— 是最重要的。」5

1《劉野紅- 黃- 藍》,少勵畫廊,2003 年
2《劉野》,伯爾尼美術館,2006 年
3《劉野》,中國當代畫廊,2001 年
4《劉野》,明經第畫廊,1997 年
5《朱朱︰劉野訪談錄》,今天網站,2009年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