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詳情

清乾隆 粉青釉浮雕「蒼龍教子」圖罐
《大清乾隆年製》款
短頸卷唇,寬肩圓潤,下腹漸歛,器碩宏壯。巧工凸雕蒼龍教子,騰雲御海。長龍雙目炯炯,輪廓分明,身披細鱗,五趾分張,穿梭祥雲,翺翔青天。幼龍在下,自水而出,昂首相視,龍軀盤曲洶湧浪濤之中。通體罩施粉青釉,亮澤晶瑩,彷若明湖水淨之色。高下起伏,清晰利落,淺深明晦,含蓄婉約。底署「大清乾隆年製」三行六字方篆款,雕工利落。

來源:
Loch 勛爵(1827-1900)收藏
英國威爾特郡放山居 Alfred Morrison(1821-97)收藏(編號643)
Margadale 勛爵收藏
倫敦佳士得1971年10月18日,編號51
Spink & Son Ltd,倫敦
香港蘇富比1988年5月17日,編號75
東京出光美術館藏品

出版:
《香港蘇富比二十週年》,香港,1993年,圖版310
《館蔵名品選》,卷2,出光美術館,東京,1996年,編號103


34.4 公分,13 1/2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龍弋九淵
康蕊君

本品所呈形制、雕工、釉色、紋樣,和諧相宜,鬼斧天成,屬乾隆一朝唐英督陶時期之經典傑作。此類雕飾龍紋之大罐,或燒成於雍正末至乾隆初年,其時對於製瓷之要求,素來最甚,所為,均經周密計量,斟酌考究,所製器皿皆為藝術。是次拍品,實屬一件至臻大雅之單色釉瓷,極為難得。

青釉美瓷,自產燒伊始,泱泱四千載,始終備受鍾睞。歷經鉛華,推陳創新,巧思層出。此罐,循慣例而出新奇,其翻口束頸,輪廓渾圓大器,似屬傳統罐式,然比例相若者此前僅見於極小形制;「雲龍海水」圖案雖為雕飾器物之永恆主題,唯此罐風範卓爾不群。

大龍蒼勁威猛,小龍繾綣相依,此類成對龍紋,直至有清一代,形態刻畫方顯靈動,此時,亦常見極近之對龍圖案,相稱以飾,寓意祥瑞。劉源(約1638-約1685),精書畫,擅石木雕刻,技藝卓絕,於康熙朝1681-88年間,臧應選任督陶官時,奉命為景德鎮御窰廠設計瓷樣。劉氏畫龍,穿雲躍波,威武雄勁,生動入微,瓷上龍紋,於其筆下生妙。而康熙瓷器也常以單一龍紋示人。

成對龍紋在唐英時期臻於完美,所見二龍,和合相應,翻雲入海,騰舞九霄,難度甚高,通常只繪於二維畫面,如抱月瓶上(圖一)。將這般生動圖案施於此罐圓面之上,堪稱神技,誠瓷器紋飾典範。藝術史學家雖未就其涵義提出闡釋,但二龍相持,似乎只屬皇帝及其繼任者專用。

本器靈感或源自一類清雍正青釉罐,闊口,體量碩巨,例見清宮舊藏,存於北京故宮博物院,載於《中國陶瓷全集》,上海,1999-2000年,卷14,圖版214,又見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顏色釉》,香港,1999年,圖版135(圖二)。雍正例,雕工深邃犀利,而至乾隆,趨於柔和,視效全然一新,有效強調釉色微差,更顯別緻。龍面部浮雕尤為突出,祥龍潛游雲中,生動傳神,地紋圖案栩栩如生,遂尤感「雲飄渺,波濤濺,龍欲行」之意境。

此罐所施粉青釉,清澈潤瑩,悅目出眾,因需於純還原焰中燒造,佳色難求。此釉種同見一批著名南宋龍泉窰器,後此技似佚,不見於元明青釉品類,直至清雍正一朝,複現於少數精緻美瓷之上,然依舊珍稀,常為小器,極罕見於浮雕裝飾者。景德鎮所產瓷胎潔白勻淨,其上青綠色釉,較之施於龍泉厚重粗胎,更顯鮮豔剔透。

相若十八世紀浮雕青釉例,普遍雕工更深,釉色少藍,可比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藏天球瓶,錄於《Oriental Ceramics, the World's Great Collections》,東京、紐約及舊金山,1980-82年,卷11,彩圖29。另參考一件粉青釉天球瓶,所飾龍紋更為溫順,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刊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顏色釉》,前述出處,圖版137(圖三)。極近類例,亦售於香港蘇富比1987年11月24日,編號119,另有一例,磨底,抹款,見於香港佳士得1999年11月2日,編號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