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詳情

明宣德 釉裏紅三魚紋高足盃
《大明宣德年製》款
盃撇口,深弧腹,高足外撇,細砂平底。通體施白釉,外壁釉面凸起三條紅魚,內心底青花雙圈內書「大明宣德年製」 雙行六字楷書款。

來源:
Allen J. Mercher 收藏
紐約蘇富比1956年11月2日,編號223
香港蘇富比1983年11月14日,編號126
台北鴻禧美術館藏品

展覽:
《鴻禧集珍-歷代陶瓷.鎏金佛像特展:陶瓷圖錄》,高雄市立美術館,台灣,1995 年,編號63

出版:
James Spencer,《中國歷代陶瓷選集》,鴻禧美術館,台北,1990 年,編號90


高8.8公分,3 3/8 英寸
口徑9.8公分,3 7/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三魚
康蕊君

瓷盃之三魚紋及相關之三果紋,冰清秀雅,簡素無華,歷代不曾所見,屬宮廷御製上乘之作。銅紅器,製之不易,火熄處,赤窰初開,見鮮紅艷美,似朝霞,彷若天際一抹燒雲者,方為上品。此類藝風,非宣德一朝獨創,古已有之,舉盃品瓷論春秋,藝海觀濤時,夢溯前緣。

本品盃,魚三尾,兩相隨,一相對,簡潔靈活,全無枯燥乏味之感。賞盃魚,閒時把玩,兩兩一雙,或相望、或相逐、或相別,僅此一筆,頓添生氣。中華藝術,博大精深,方寸間,便可盡收天地,廣納百川。此盃藝風,清素簡當,禪意甚濃,時之文墨,亦無類者。古有牧谿,宋代禪僧,作「六柿圖」,與本品氣韻,似出一轍(圖一)。

通觀古今,魚文化無處不在,影響深遠。禪宗典故,多以魚為題,佛器木魚,可聚僧尼,禮佛頌經, 參悟禪意。道家尚魚,意求自由,萬法歸真,逍遙無憂。儒家著論,魚意登科,躍龍門,仕途錦繡 。

釉裏紅器,元已始燒,洪武繼之,色終不穩。至永樂一朝,景德鎮御作興盛,方見正色佳品。元代高足盃,有施此技者,所飾紅斑,未見成形,參考一轉把高足盃例,高安元瓷遺址出土,盃身幾抹紅斑,隨意灑脫,見劉金成編,《高安元代窖藏瓷器》,北京,2006年,頁70-71。

永樂一朝,釉裏紅、銅紅釉器,燒製嚴格,篩選苛刻。正如此,御出之品,日趨成熟,漸達官器標準 。此時御窰,屬創燒階段,各類新品輩出,精者留,不適宜者,刻時停廢。經反覆試燒,銅紅釉所用之料,較釉裏紅料,效果更佳。時之匠者,遂以釉代彩,或於兩層透明釉間,着筆抹紅,繪出紋飾。繼而試作新器數類,但有次品,就地棄之。如見兩例,其一,繪釉裏紅三魚紋,地襯青花海水紋,其二,飾釉裏紅龍紋,加繪邊飾,均為破損修復件,展《景德鎮珠山出土永樂官窯瓷器》,首都博物館,北京,2007年,圖版113及11。偶得數例略精之作,雖有瑕疵,仍加留存,足見此類器燒製之難,成品之罕。如見一梅瓶例,玫茵堂收藏,飾釉裏紅留白海水龍紋,發色雖佳,尚非完美,但存至今,見康蕊君,《玫茵堂中國陶瓷》,倫敦,1994-2010年,卷4,編號1634。

既有前朝基奠,宣德瓷匠,漸通銅紅火性,需少紋寡飾,方得窰開色正 。遂見時之盃、盌、高足等器,或飾三魚、或繪三果,餘部皆素白無紋。宣朝銅紅,鮮豔靈活,珠光寶氣,備受歷代推崇。入清後,雍正、乾隆兩朝多有仿製,卻終不得其真諦。

宣德朝,官供御選甚嚴,瑕疵者,多碎之。所存精品,後經史海沉浮數百載,寥剩無幾,稀珍備至。明御作古址出土宣器殘品,見有高足盃、盌等類,飾魚、果、龍及海獸紋,皆署宣款,部分可見《景德鎮珠山出土永樂宣德官窰瓷器展覽》,香港藝術館,香港,1989年,圖版55、75及76;亦見《景德鎮出土明宣德官窰瓷器》,鴻禧美術館,台北,1998年,圖版45-1及2、46-1及2、49-1及2、101-1、2及3及F9。銅紅難燒,時匠曾以鐵紅代之,亦不理想,見《景德鎮珠山出土永樂宣德官窰瓷器展覽》,出處同上,圖版77;另見《景德鎮出土明宣德官窰瓷器》,出處同上,圖版48-1。

正色佳品例,可參考一相類器,藏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錄《明代宣德官窰菁華特展圖錄》,台北,1998年,圖版81(圖二);同見一礬紅例,圖版82、一果紋例,圖版86、一略大三魚例,圖版87、一三果例,圖版98及另一三魚例,圖版99。再見一例,與本品相類,載《明宣德瓷器特展目錄》,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1980年,圖版124;同錄一仿宣德例,圖版126及兩件仿宣德三果紋例,圖版125及127。

另見一相類例,藏北京故宮博物院,錄《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青花釉裏紅 (上)》 ,上海,2000 年,圖版226,細圖見頁246(圖三)。上海博物館亦藏一例,載陸明華,《上海博物館藏品研究大系.明代官窑瓷器》,上海,2007年,圖版3-52,此處亦提及鴻禧博物館珍藏此盃,頁130。再比一例,Eumorfopoulos收藏,現存維多利亞和艾伯特博物館,錄Daisy Lion-Goldschmidt,《Ming Porcelain》,倫敦,1978年,彩色圖版61。其他著錄例,見有形制略異、精美未及本品者,或年代略晚。

再比一相類例,尺寸略大,現為西陵收藏,售倫敦蘇富比1954年11月9日,編號71;繼售倫敦佳士得1975年12月8日,編號130;後曾三售香港蘇富比,於1980年11月25日,編號45,仇焱之舊藏、1986年11月18日,編號30,趙從衍舊藏及2006年4月10日,編號1661(圖四)。另一三魚盃例,盃形略深,雍正御藏,配木座,穩固美觀,見「古玩圖」。此圖繪於雍正六年(1728年),現屬倫敦大英博物館大維德爵士收藏,曾售倫敦蘇富比1939年5月19日,編號62,展《盛世華章》,皇家藝術研究院,倫敦,2005-6年,圖版168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