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以來喜歡收藏及佩戴翡翠的名人多不勝數,當中有些甚至是歷史上權傾一時或魅力非凡的女性人物,慈禧太后、宋美齡和黃蕙蘭便是當中的佼佼者。

慈禧太后對翡翠情有獨鍾,甚至到達了迷戀的地步,令這綠色水潤的寶石成為她服飾上不可缺少的裝飾品。傳說中有一位外交使節送來一顆碩大純美的鑽石,卻得不到這位中國「女皇」的歡心,太后只是很快的瞄了一眼,便命人將其放到一邊去,另一位官員呈上了小而精緻的美翠飾品,慈禧太后則歡喜若狂,下令對其大力賞賜。

西太后的御前女官德齡在《御香縹緲錄‧內府淨華》中也記載了大臣如何為博太后歡心,千方百計的買好翡翠進貢,希冀升遷重用。「太后那一間藏儲寶物的密室裡,便盡量吸收了朝中各親王、各尚書、各將軍、外省各總督、各撫尹,以及各國駐華使節的許多貢品,直至集成了一個十分驚人的巨數。我想誰也不會能夠猜出它的價值來的;便是太后自己,也未必很清楚吧![…] 雖然那些大臣們不斷的孝敬著伊,對於量的方面,似乎是很大了,但在質的方面,卻未必件件俱精,即使是精 的,也未必盡和太后理想中所希望著的相符合。於是伊就往往要差那些太監出去,費錢費力的給伊去覓取某種特別的珠玉或金石;又且不受路程的限制,在京城內的 固然要去覓,在很遠很遠的邊地上的,也是一般要去覓的。所以每次為著要覓一件寶物所費的銀子端的好駭人咧!」

慈禧一生中最愛的寶石有二,一是翡翠,二是珍珠,因此這兩種寶石也在慈禧太后的陪葬品中佔了大多數。據大太監李蓮英的《愛月軒筆記》和陵墓發掘資料記載,各類型珍貴的陪葬品包括厚七吋的珍珠被單、翡翠西瓜兩個、翡翠白菜兩棵、翡翠荷葉與四個甜瓜、三吋長的翡翠降魔杵,還有她最為人熟悉的翡翠手鐲。據說這對手鐲是咸豐皇帝封她為妃子時所送贈的禮物,所以她一輩子都從未將它摘下,貼身佩帶,以念故人,之後也伴隨著她進入了東陵地宮。據疇隱居士所記述,手鐲當時的價格已值四十二萬兩,如果以現代的貨幣運算,估計為七千萬人民幣。

慈禧太后的照片

另一位世界有名的愛玉之人是蔣介石夫人宋美齡,她也是民國時期引領翡翠時尚的先驅,一身高貴的打扮是優雅的旗袍和翡翠的完美配搭。她在出席隆重的場合宴會時經常都戴著的一對翡翠麻花手鐲,據聞是她最喜歡的翡翠藏品之一,其實是某次機緣巧合之下所收到的禮物。當年有「上海三大亨」之稱的杜月笙以四萬元買下這一對「款色新𩓙、翠色鮮陽、翠水欲滴」的手鐲,贈予其夫人。宋美齡在杜月笙夫人的腕上看到這對手鐲之後愛不釋手,杜夫人便順水推舟,割愛將翠鐲送給宋美齡。到了1998年,當宋美齡在紐約舉行一百歲誕辰生日會上,她依然戴著這對手鐲,儀態端方,風韻魅力不減當年。

蔣介石夫人宋美齡的照片

另一位同樣是衣著品味出眾的時代女性為爪哇「糖王」黃沖涵之女黃蕙蘭,她亦是著名外交官顧維鈞的妻子。據說被母親視為掌上明珠的黃蕙蘭八歲時已佩戴鑲有十八卡拉鑽石的項鏈,一生人錦衣玉食,對一身打扮尤其講究,三十歲已被選為全球最佳衣著的女性之一。二十年代的時候,黃蕙蘭從美國移居北京,開始對翡翠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她晚年撰寫《沒有不散的宴席》,追述她的一生,便提到她跟維克多.沙遜爵士一次有趣的打賭,她說有信心能在中國找到最美的翠玉。最後,她尋到了一個傳說是慈禧太后的翡翠「辣椒」吊墜,算是在這次打賭中勝出了。在書中她曾經這樣描述這枚難得的吊墜:「我之後將吊墜交給了卡地亞,讓他們加上鑲有二十五卡拉鑽石的項鏈。翡翠「辣椒」的美叫卡地亞先生也為之驚嘆,所以在鑲嵌吊墜的時候,他不容許其他人進入工場。他跟我說,這珠寶實在太獨一無二,不可能為它標上一個價格。我很高興能夠擁有這樣的寶貝。其他人很少會留意到項鏈上的鑽石,因為翡翠本身已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黃蕙蘭的照片


                                                          瑰麗珠寶及翡翠首飾

                                                        2014 年 4 月 7 日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