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年來,翡翠在中華大地都是地位和財富的象徵,「翡翠」二字的由來亦突顯出這一點。《異物志》說:「翠雀形如燕,赤而雄曰翡,青而雌曰翠,其羽可以飾幃帳。」翡翠為一種鳥的名稱,雄鳥紅色叫翡,雌鳥綠色叫翠。在古代翠鳥的綠色羽毛皆因顏色與眾不同,鮮彩奪目,是極名貴的裝飾品。後來因為不再使用翡翠羽毛,所以每當提起翡翠就一定理解為美麗的翠玉。

翡翠貴為玉中之王,深邃晶瑩的質地彷彿蘊涵著東方文化靈秀之氣,極具觀賞和收藏的價值,但在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歷史裡,翡翠的出現卻屬於很後期,並沒有一般人想像般久遠。大部份人都將翡翠和軟玉混淆,誤把古玉(亦即軟玉或「和田玉」)和翡翠當成為同一樣寶石,但其實不已然。翡翠,亦稱為硬玉,顏色多變,雖然多見於綠,但也有紅、黃、紫、黑等等,從最初被古籍記載至今,才不過七百年歷史而已 。翡翠何時傳入中國,眾說紛云,稍後故宮博物院研究員張榮將有專論,並詳細介紹清室歷代帝皇及皇后對翡翠的鍾愛。

眼前這條翡翠珠項鏈擁有令人屏息震撼的懾心魅力。珠子的顏色濃而不悍、柔而不薄、潤而不膩,堪稱郁綠柔亮; 另一樣教人驚嘆的是珠子的大小,項鏈上最小的一顆翡翠珠都比一般拍賣場上看到的要大,直徑有15.40毫米,最大的一顆更達到19.20毫米,還整整有二十七顆之多,絕對份量驚人。一般而言,成就一條翡翠珠鏈需要多至三倍的珠子,從中挑選最相匹配的一些,而由於要求質色均配,珠子必須源出於同一塊原石,因此翡翠珠鏈往往耗用大量石材,尤其難得矜貴,為收藏家所青睞。能湊合這條由顆顆碩大的翡翠珠子串成的Hutton-Mdivani項鏈,原石材必然體積驚人,極度罕有。

另一方面,雕琢翡翠向來「以素為貴」,品質最上乘的原石為突出其玉質之美,喜以素面切割為主,翡翠珠子更是當中的典範。而「老坑」翡翠多產自緬甸中部的帕敢礦區,帕敢的「老坑」翡翠以色澤柔亮、質地細潤及水頭充足而聞名於世。可惜嬌好的老坑翡翠石材珍稀,體積往往不大,因此能打造的翡翠珠子直徑一般只限於5至10毫米。去年秋季拍賣,同樣產自緬甸帕敢的雙行翡翠珠項鏈,當中珠子的直徑最大亦只有約10.15毫米。由此可見,眼前這一條有二十七顆、直徑達19.20至15.40毫米的「老坑」翡翠珠項鏈是如何彌足珍貴,萬中無一。

玉是有靈氣的寶石,貼身佩戴得靈氣滋養,而佩戴的人也自然面紅體潤,翡翠本身沾了好的氣場亦顯得格外的剔透豐柔,可謂雙得益彰。項鏈上的二十七顆珠子,顆顆質細如絲、渾圓飽滿,活像晶瑩的大葡萄,在和熙的陽光下,每一顆彷彿都帶有生命,充滿靈氣。能夠曾經擁有這條幾近完美的翡翠珠項鏈,它的主人想必身份不凡,非富則貴。事實的確如此:「億萬寶貝」芭芭拉.赫頓一生綺衣燦爛、鐘鼓饌玉,所佩戴的珠寶每一件都是稀世珍寶,這一條出自卡地亞的瑰麗翡翠珠項鏈也不例外。頂級翡翠散發含蓄典雅的秀氣,就像照片裡的芭芭拉.赫頓一樣,不譁眾取寵,但甫出現,經已震懾全場。

芭芭拉.赫頓實際上收藏了這條項鏈大概二十年,其後將它轉送予閨蜜好友Louise van Allen。由於二人都曾經是Mdivani皇室家族的媳婦,寶物得以由此家族世代珍存,保留至Nina Mdivani公主一代才於1988年在拍賣場上首次曝光。當年此項鏈以二百萬美元(約1560萬港元)天價成交,轟動一時,成為全球最高成交價的翡翠首飾。六年之後,項鏈再一次現身香港拍賣場,成交價已飆升至四百二十萬美金(約3,276萬港元),升價逾一倍,亦再次把翡翠首飾的成交價推至另一最高峰。時至今日,Hutton-Mdivani 項鏈仍然被喻為存世最貴重的翡翠飾品。


                                                          瑰麗珠寶及翡翠首飾

                                                        2014 年 4 月 7 日 | 香港

標籤香港, 珠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