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皇帝原係滿人,即便如此,依然被普遍認定為廣義「中國」帝王之中的佼佼者。

康熙幼沖之齡繼位,少年天子,一生勤政,孜孜矻矻精勵圖治,創下輝煌政績。束髮之年親政,「天下大小事務皆一人親理」。康熙皇帝深明須獲士大夫歸慕,方可以少治多,以滿治漢。因此博覽群書,熟習文史,對自然科學亦多有涉獵,不以學問為虛應空談之事,而力求實踐於實世之中。

康熙皇帝好學敏求,博聞強識。發現晚明來華耶穌會教士通曉科學曆算等中國沒有的科技知識,即進納入宮,進而得益。於紫禁城中日常起居內廷設工坊親自操作,於其中盡可能廣博涉獵,製作精密儀器、生活用具以及工藝品。其對於藝術及工藝之直接影響空前絕後,唯其子雍正皇帝可望其項背。父子二人,康熙偏重鑽研技術,雍正醉心美學。

江南絲織製瓷等佔地需求較大的產業雖無法移師皇城,在康熙一朝亦得復興。景德鎮官窰自明朝萬曆末期起近六十載停止生產,康熙年間榮光重現,燒製出質素優秀的瓷器。民窰於此期間藉機漸露鋒芒,佳品屢現,但技術上未有革新。因此康熙皇帝將重心放於失落的傳統中求質,並在原有的技藝上求新。

康熙朝瓷製之一大成就即復興單色銅紅釉。單色紅釉自明宣德至臻美後因技術困難,幾近棄絕。康熙紅釉以青瓷釉裡紅為最早成例,單色紅釉器隨之。另有康熙年間如曇花一現的豇豆紅,西方又稱為桃花紅,為燒造過程中銅料自然形成的不均勻色調(品號5)。豇豆紅現被認為是康熙早期燒瓷因銅料控制困難產生偏差而生,其色淺紅嬌豔,偶有斑駁柔和苔綠點點,當時製瓷力求完美無瑕,如此缺憾之美深受時人推崇喜愛,

此風應溯之于宋,其時瓷色尚石玉之色,其中釉色各有變化仿如天成。然明以降,官窰為宮廷轄制,此類異變就此絕跡。

康熙瓷另一成就為灑藍(品號13),一改元時之雄渾,以紗蒙竹管輕吹釉料於白胎之上,成色細膩輕柔而釉色厚潤濃豔。相較豇豆紅僅見於康熙款瓷器之上,灑藍釉器多半無款,輔以描金。亦有開光加彩之例。

景德鎮青花瓷燒製持續不斷,至康熙朝,瓷樣設計推陳出新。畫師劉源(c. 1638-c. 1685) 於1678至1688年間奉皇命督造瓷樣。今人所熟悉引進設計師之舉於前人卻屬聞所未聞。此舉史無前例,革故鼎新,瓷樣設計自此別開生面。劉源雖供職於官窰,其藝術風格亦影響民窰製品。如本次展覽筆盒(品號6),精巧秀雅依稀可見當日劉源之風。

五彩瓷為康熙朝最具代表性之作。雖源自晚明五彩然有顯著不同。明五彩者,藍、紅、綠、黃、紫,五色清晰可辨,至清代則更為複雜。清五彩者,技術上求簡化,裝飾則求繁妙。明五彩燒製前先施釉下青花,之後在釉上填彩。清五彩則不用釉下青花,紋飾較明時更為工緻細膩,更顯富麗雍容。因多用青綠,在西方被稱為famille verte (綠色系)。

此裝飾風格廣泛流行於康熙瓷造。器形傳統者如碗(品號14),盤(品號3,4,19),梅瓶(品號15),及文房擺件(品號7,8,22);器形新穎者如棒槌瓶(品號2,23,34,38),鳳尾尊,(品號18,20)及方瓶(品號28)。此類器形曾流行於西方及中國藏家間,如上海博物館所藏之民窰器;亦見於北京故宮博物院所藏。然如品號2,20,38所示之大器則國內少見。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有一方棱花盆,與品號25相類,另有一例三層薰爐,型製與品號9相類。

以素燒瓷器及素燒道教佛教神話人物在康熙朝亦得復興。不同於明時大量出產孔雀藍與深紫之「琺華」(品號8),至清發展為黃、褐、綠之素三彩(品號7,10,32)。

康熙一朝帝祚悠長,康熙瓷繽紛多樣,琳瑯滿目。不僅官窰驚艷出彩,更有民窰爭奇鬥豔,技術、用料、設計、畫藝及美感俱與官窰不相上下。民窰官窰出品雖不相同,瓷作之道卻一脈相承,內外銷市場成品間亦如伯仲之間。許多形製風格相同,但不一訂有年款。取自文史之人物故事圖案雖為國人所作,卻同時受西人推崇。康熙時,御製民造齊頭並進,瓷作之發展平穩均衡,非偏重於官用,恰如康熙其人,注重燒瓷之過程及技術之精進,而非為一己之奢用。

康蕊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