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文達的文字歷程

毫無疑問,谷文達是八十年代中國裡,最早也是最重要的實驗水墨藝術家,他以水墨書法解構中國的語言及文化系統,對當代水墨藝術發展有著重要影響。今次拍賣特別呈獻四組來自藝術家不同時期的作品,讓我們了解谷文達豐富的藝術世界中不同的面向。英國哲學家羅素認為,我們現在不能用語言表達清楚的宇宙裡的東西,我們語言的發展會在將來把未知的東西解釋清楚。谷文達八十年代初期,正是以此為起點進行文字實驗,來試圖解釋宇宙萬物。

谷文達一九五五年生於上海,一九七九年考入浙江美術學院,師從中國畫大師陸儼少。自一九八一年畢業後,谷文達留校任教,並開始實驗水墨創作,他一九八五年參展「湖北中國畫邀請展」造成轟動,並是他首次於國內大型公共展覽中發表他偽文字、改體字、錯體字、漏體字和印刷體字的一套大型水墨晝畫繪畫作品《暢神》,開展中國當代觀念水墨的先河。

谷文達是研究八十年代中國新水墨風潮不可忽略的重要一員,他在八五新潮中是少數有深厚中國傳統藝術基根的藝術家。當時大部份的藝術弄潮兒都是學習西畫及雕塑出身,谷文達堅持獨立於所有藝術群體之外,拒絕將自己歸納為任何一個派別。事實上,在八五新潮中,在親西方藝術傾向及反對傳統的旗幟下,谷文達發出的聲音,的確振振有詞。「只有當你真正學習和了解了傳統,你才知道從哪裡和如何反傳統、如何重新詮釋傳統。」1

八十年代初期,有不少西方哲學書籍被譯介至內地,引發八十年代的西方文化熱及改造中國文化之聲。谷文達當年受不少重要西方哲學家對語言及邏輯哲學的影響,從傳統文化中,選擇了文字作為創作的起點,並於一九八二年以《偽漢字圖章》作為他書寫文字系列的開端,創作大批錯字、改寫字、偽造字的巨幅水墨畫,甚至瓦解文字的結構,變成無意義的碎片,然後隨機地給合。這種對文字的解構及建構,是他八十年代重要創作主題,衍生了他非常著名的〈遺失的王朝系列〉。谷文達把文字看成一種新具像,拆解及重構文字本身意義及其形式,形成獨特的圖像美學。創作於一九八二至八六年的《遺失的王朝系列-A 系列》是藝術家早年重要,以偽篆字為主題的作品,谷同時穿插一部分真篆字於作品中。

但即使是真篆字,對現代人來說,仍然不能辨識,藝術家借這件作品詰問︰「如果我們還想了解客觀的宇宙和還原我們的文明史,我們的語言文字能擔當嗎﹖」2 二〇〇五年的《遺失的王朝系列H9 及H12》( 拍品編號996) 正是此佳作的後續之作,在虛假的篆字面前,觀者不難感受到對自身文化的陌生感。

除了偽漢字,改體字亦是谷文達文字創作的核心。創作於一九八九至九〇年《暢神》(拍品編號993)的主構圖「暢神」的改體漢字是〈遺失的皇朝〉系列中最著名的主題,並曾被藝術家在多個書法及裝置作品中反覆使用,具高度代表性,是谷文達觸構和重構中文字的代表作。「暢神」源自東晋宗炳提出的美學概念,指出畫的核心,最重要乃給予觀者精神上的愉悅及暢快,從畫作中暢遊山水,達至精神上滿足。在《暢神》中,谷文達用了中間共享的「申」把兩個漢連接起來,如遵從傳統中文從右至左的讀法,可以是「暢神」、「暢示」或「易神」,如果跟從現代中文從左至右,則為「神暢」、「示暢」或「神易」,在此,語義變得複雜可變,一新了文字傳遞的可能性,亦同時可以消解字詞本身含義,讓書法成為單純的抽象畫而存在著,作品帶出複雜的不確定性及矛盾,讓人深思。最為著名的《暢神》為藝術家於一九八五年在武昌舉行的「國畫新作邀請展」中發表,一鳴驚人的五米闊三屏作品,現拍賣作品《暢神》為藝術家於一九八七年出國之後創作的作品,是藝術家一九八九至一九九〇年間的作品,概念比前作更為超前,谷文達以粗字體,把「示」「申」合成一組,與草書體的「易」分開出來,然後把「示」及「易」換位,並把「易」左右反轉,讓文字產生更多別的不同意義及解讀方法。正如他在〈非陳述的文字〉中寫道︰「語言文字也許是某種特殊的審美過程。」

一九八七年,谷文達獲邀到加拿大大學工作,後來移居到紐約直至近年來重回中國。《紅色》( 拍品編號994) 與拍品《暢神》一樣,創作於一九八九至一九九〇年,是藝術家一件純抽象的水墨創作,是藝術家海外時期的早期創作。此作品包含一對構圖相似的圓型水墨圖案,畫面上方及下方則是壓克力顏料的紅色方格及紅色線條。紅色在藝術家早期的創作並不罕見,例如在《遺失的王朝- 我批閱三男三女書寫的靜字》中的就出現過交叉及圓型符號。在《紅色》中,筆直的紅色線條及幾何形狀,由與水墨相對的壓克力組成,更多體現了受西方現代藝術的影響,亦反映了藝術家早年在西方,對藝術所作的思考。

谷文達在西方經歷過一段時間後,思緒得到沉澱,並於一九九三年發表了他的《聯合國系列》,是谷文達離開中國後,最重要的創作系列。谷文達把這個場域特定裝置的意念,帶去不同的地方如美國、英國、香港、台灣、南非等地,並一直持續進行。作品以當地人民的頭髮收集而成一個大型裝置,是一座當地的紀念碑,觸及全球化及垮地域文化身份等議題。《偽文字系列︰拉丁文》( 拍品編號997) 源自此傳奇作品,藝術家以頭髮作為媒介,編織出作品中虛構的拉丁字,解構了文字於文化中的功能,與材質代表的拉丁族裔人士文化造成矛盾,令人深思。

難有其他以水墨為媒介的藝術家,有著與谷文達相似的創作力,並持續在中、外發表作品。他近年於上海發表的跨領域的公共藝術項目《中园》,把他的谷氐簡詞轉化為園林藝術的一部份,該民眾感受到置身書法及山水的奧妙之處,勢將成為他另一重要之作。谷文達八十年代對中國文化的解構,持續三十多年,從沒有停止下來,文字也許仍未能解釋宇宙萬物,但他的文字實驗,卻成為西方閱讀中國文化及中國人了解自身文化的重要關鍵。  


1 谷文達〈我的水墨歷程-探索、實驗與建立中國當代觀念水墨藝術〉
2 周彥,〈文字作為圖像︰從水墨到碑林,從解構到翻譯〉
3 同1 


當代亞洲藝術

2013 年 10 月 6 日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