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是一段讓人不停發掘的旅程,不同世代的藝術家在不同的成長背景下,對個人及社會有著不同的回應及閱讀。亞洲當代藝術經歴了多年的發展,新生代的藝術家在全球一體代的生活模式上,呈現了與上一代藝術家截然不同的視野,從追求地域性強的藝術語言,如政治波普或者卡漫色彩,回到純粹藝術語言,告別了意識形態的追求,回歸藝術最基本的視覺語言,在構圖及筆觸之間,呈現了不同的藝術表現可能性,藝術由反映社會,回歸到自我表達,藉著油彩及筆觸,呈現他們的情感律動。今次蘇富比秋季拍賣,特別集合大中華地區、日本及韓國的新世代藝術家,呈現亞洲當代藝術的新一頁。 讓我們拋開政治波普即是當代中國藝術,卡娃依即是當代日本藝術的即定的印象,感受視覺藝術的純粹及感動。

放眼西方當代藝術史,我們發現將焦點回歸繪畫本身,早於戰後的西德已經出現,並因而併發了聞名的德國新表現主義。當中喬治巴塞利茲(Georg Baselitz) 於六十年代登上德國藝術舞台,巴塞利茲認為應該找回戰前德國表現主義的傳統,從繪畫本身建構德國藝術。他高舉繪畫旗幟,與當時及其後流行一時的攝影藝術、觀念藝術及波普藝術相對。其後此回歸繪畫的風潮在德國扎根,並在七十年代主導了德國畫壇。同一時間,在大西洋的彼岸亦掀起此熱潮,七十年代美國的新意象繪畫,正是一回歸繪畫的運動,相當當時紐約盛行的極簡主義、行為藝術及觀念藝術,藝術家把焦點從對意識形態的關注,回到視覺藝術及畫布上。

自八十年代起,中國藝壇先後形成了傷痕美術、鄉土繪畫、政治波普、玩世現實主義、艷俗藝術等流派,成為大眾認知的中國當代藝術符號,這些符號對應大眾對中國社會的印象及解讀,特別是對文化大革命的幻想,同時亦是藝術家日常生活的反射。對於新一代的藝術家,他們選擇回歸繪畫本身,有的單純的探索繪畫表達的可能性,有的質疑繪畫的代表性、中西繪畫美學及繪畫本身歷史,有的把繪畫當成一種討論的議題。今次拍賣中的幾位中國藝術家跟前一代的藝術家不一樣,他們放棄切入大議題及大歷史,焦點放在畫筆及畫布,沒有賣弄自身的文化身份,選擇參與全球化的繪畫對話,突破中國藝術家只能成為西方藝術盛宴中的春卷角色。同樣情況在日本新一代的藝術家中亦見潮流。村上隆提出的「超扁平」美學,主導西方觀看日本當代藝術的方式及視角多年,漫畫及動畫成為日本當代藝術的當然符號,村上隆、奈良美智、會田誠、石田徹也儼如是當然代表。

回歸純粹標誌著亞洲藝術家進一步強調作品的個人性,努力確立個人風格,他們沒有被地域性的既定風格局限著,而選擇把眼光放在全球藝術界,觸及全球受好藝術的人士。


當代亞洲藝術

2013 年 10 月 6 日 | 香港

標籤Auctions, 香港, 當代亞洲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