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國強突破常規創作手法,以火藥爆破藝術聞名海內外。他的作品既有震懾人心的力量,又是矛盾的化身。火藥爆破看似一發不可收拾,但蔡國強卻把它凌駕於手,譜出一幅幅動人畫面,既顯控制,也展狂顛。《九輛車》(拍品編號991)就是其中一件最能代表這個意念的作品,藝術家在此作中將「矛盾主題昇華;美和暴力、寧靜與混亂在此巧妙地融合為一。

《九輛車》創作於2004 年,當時蔡國強致力於在作品中探討暴力的本質,該年他的裝置藝術作品《不合時宜》系列展現他對九一一恐怖襲擊的反思。《不合時宜:舞台一》及《不合時宜:舞台二》分別展示九輛車及九隻老虎懸吊半空,燈管或利箭貫穿其軀體。殘酷暴行在空氣凝結的一刻達到極致,車子爆炸在即,老虎痛苦掙扎。

無獨有偶,藝術家在《九輛車》也表達了生靈塗炭之際的驟然寧靜。它讓人想起畢爾包古根海姆美術館的那件《不合時宜:舞台一》,九輛車在空中連成一個圓圈,蔡國強形容這為爆破的循環往復過程。

與裝置作品相比,《九輛車》的效果似乎更爲深刻。九次火藥爆破的視覺效果躍然紙上,無論在內容或形式上都更完整地表現作品主題,同時結合傳統與創新。另外,《周易》中,九為陽,而陽為強力,藝術家所用之「九」便源自於此,此畫也讓人想起南宋畫家陳容的名作《九龍圖》。蔡國強曾說:「《九龍圖》裏的九條龍亦可以被看作是同一條龍在不同形態、情緒、年齡和智慧階段裏的九種表現1。同樣道理,此作像是九輛車子的一系列爆炸,但亦可以被看作是一輛車在爆炸中連續的翻滾過程。蔡氏作品中的「矛盾」元素在此尤爲明顯。《九輛車》雖意為探討死亡和生命之脆弱,但作品的圓形構圖卻代表著循環不息的永恆力量;此外,圓形亦暗藏平和之意,然而蔡氏卻將混亂和無序注入其中,彷彿是要從內部這種平靜瓦解。

火藥爆破之不可預測是蔡國強作品最引人入勝之處,而且他巧妙地融合傳統與現代意念,運用平面媒介強而有力地表達立體世界。他自如駕馭火藥這種不穩定的材料,創造出流露永恆之美的藝術作品,盡顯其過人天賦及無與倫比的技藝,使蔡氏不啻為當代中國藝術的先鋒人物。  


1 〈Octavio Zaya 與蔡國強對話〉,《蔡國強》,Phaidon,二〇〇二年,17頁 


當代亞洲藝術

2013 年 10 月 6 日 | 香港

標籤Auctions, 香港, 當代亞洲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