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松松是文革後成長起來的一代,儘管李還很年輕,但他卻習慣於從過往的歷史事件中去獲取靈感,同時尋求它們在本國和國際環境中的位置。本次的拍品《新大樓》(拍品編號1041)展現的是李松松獨具特色的技法,即影像拼貼。沉重的政治和社會的影像充滿了整個畫面,畫中參照的照片捕捉的是一九四〇年代一群世界著名建築師參加聯合國總部大樓設計方案討論會時的情形,當時而言,這幢大樓的設計可以說是具有超越時代的建築風格。從文化角度講,本次會議同樣意義重大,因為它匯集了來自全世界不同國籍的著名建築師,其中包括中國著名建築師梁思成,他的形像被描繪在畫面的左上方。李對當時的歷史照片做了細微的調整,這其中蘊含著微妙的巧合。此外,他在作品上添加了爆發性的色彩,非常有趣的再現了原始照片,其使用的媒介也是罕見的,這個作品可以說是藝術家開始大型裝置創作的一個起點。

李松松出生於一九七三年,並於一九九二年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附屬中學。中學畢業之後,他加入了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第四工作室並在那裡接受培訓。油畫第四工作室成立於一九八五年,這個工作室代表一個新的中國當代藝術形態,「85 新潮美術運動」一部分。也是這一年,在這個工作室裡,李開發了很多的繪畫技法,這些技法也成為他日後的作品的特點。在油畫第四工作室,這個更加自由和注重創造力的地方,成就了李表現主義的作品風格。這不是只求再現真實的單純模仿,李創造了一種通過借用大量攝影圖像去「重新閱讀」場景的技法。

李松松的作品以照片作為素材,力求呈現給我們一種全新概念的「客觀性」。欣賞李作品的同時,也去比對那些舊照片,可以發現李的作品賦予了他們多種不同層次的理解,同時也使觀眾立於一種再次審視的角度。他的那些以照片為靈感的作品常常具有難以捉摸的背景,當那些創作素材被一一列出來的時候,人們才可以更完全地去理解他的作品。

如前所述,《新大樓》一作參照的原始照片是四〇年代建築師們參與聯合國總部大樓設計方案討論會時的場景,在場的有著名建築師勒·柯布西耶、華萊士·哈里森、斯文·馬克柳斯和奧斯卡·尼邁耶。與他們一起的還有梁思成和他的妻子林徽因。林徽因是當時傳播中國文化的重要人物之一。梁思成則被認為是中國現代建築之父,他對模仿性的建築提出嚴厲的批評,並強調需要給全民建立一個對於建設和設計概念。梁思成與林徽因夫婦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大量設計工作,他們是中國當代史上的關鍵人物。

李松松為何選擇了這張特的殊照片作為素材,也值得我們特別留意。這張梁思成與其他知名建築師的合照說明了梁思成不僅僅是在國家層面上傳播理想,同時他也站在國際舞台上代表中國與其他建築師們一起討論。聯合國總部大樓是世界上第一個使用玻璃幕牆的大樓,這在當時是一種非常前衛的設計。有趣而值得關注一點是,這一事件發生的時間點是二十世紀初,而當時的中國正處於國民革命時期。不同於那些描繪國家大事的作品——如《大射擊的下午》(2002 年)和《禮物》(2003 年)這兩件是基於中國歷史影像的作品,李的作品選擇描繪的是站在風口浪尖上朝著現代化全球化的方向發展的中國,並著重展示中國對於海外活動的參與。

色彩運用在李松松的作品中非常重要。在一次李與艾未未和馮博一交談中,李提到正如他的一贯代表性的風格,這幅作品同時涵蓋幾個焦點部分,這些在創作過程中偶然的選擇反而造成了無意間的差異。李說:「顏色不是絕對的。顏色的選擇是偶然的。這種即興創作旅程開始於這一大堆照片之間的關係。」李還喜歡轉換黑白照片,並聲稱「我也試過在自己的畫把黑白照片轉換成彩色的。通過這樣的嘗試,我可以突出一些意外的分歧和衝突。」這樣一來差異更加顯著。除了顛倒方向排列了那些人物,李還也特別強調了前排的三個建築師,他們是梁思成、奧斯卡·尼邁耶和加拿大建築師厄尼斯特·科米爾。

和李松松的其他作品相比,我們可以發現《新大樓》是一幅真正反映藝術家獨特創作技法的作品,它產生了新的內容,而不是僅僅是照片的複製。通過獨特的再現,李邀請我們和他一起,並讓我們用自己的判斷去重新審視擺在我們面前的新內容。這幅作品是一個很好例子,它展示了李松松用舊的歷史照片來傳播新信息的手法,新舊之間的巧妙聯姻,證明了李在中國當代藝術家中是一個技法大師。  


1 李松松〈李松松與艾未未和馮博一對話〉2004年
2 同1


當代亞洲藝術

2013 年 10 月 6 日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