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世界》(拍品編號913)是了解中國當今最受注目的年輕藝術家賈藹力藝術觀的重要之作。賈藹力出生於一九七九年,當年中國剛結束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步向改革開放。雖然社會主義的過去對於藝術家來說,已然模糊,但過去的意識型態仍然影響著藝術家的創作,其中,他童年的回憶尤其具影響力。《早安,世界》以一座在森林中躺下的列寧雕像為題,主題與賈藹力其他幻想式場景相似,卻少有地呈現年輕一代藝術家觀看中國近代歴史的視角,開拓與上一代藝術不同面貌的氣度,對了解藝術家創作而言,極具價值。

賈藹力出生於一九七九年,成長於中國東北的遼寧丹東,與北韓只隔著一條鴨綠江。二〇〇四年,賈藹力畢業於魯迅美術學院油畫系後,賈留在魯迅美術學院任教,一直到二〇〇七年才從瀋陽搬去北京的工作室。與同代藝術家相似,賈藹力的作品多從自身出發,探索個體存在的理由。他早年聞名的〈廢墟〉系列,以剛健及爆炸性的筆觸,在建構的幻想場景中,在末日的廢墟情景中,訴說著年青一代的心理鏡像。縱使賈靄力已移居北京,但童年在鴨綠江的回憶,一直影響著他的創作,並多次成為他作品的主題。縱使政治或意識型態的議題,一直不是賈藹力所感興趣的,極少作品有著明顯的政治主題,但他的回憶卻有意無意間,承載著他他對中國過去的觀點視角,《早安,世界》便是罕見的一例。

《早安,世界》中,一座列寧肖像在層層的森林中靜靜躺下,旁邊我們看到一個昆蟲捕捉網,清晨的陽光灑滿一地,換來的是靜謐一片。在偶像崇拜狂熱的過後,也許新世代對過去的理想主義無法理解,同時又有著某種嚮往,但更多是對這段歴史的模糊及陌生。列寧在陰森的樹林中躺著,是歴史把他遺忘,還是我們已經遺忘了歴史﹖垂下來的昆蟲捕捉器帶著失落感,體現了年輕一代對過去的無所適從。賈藹力對這段歴史觀點真誠,並盡力不帶任何主觀批判色彩。他爺爺是共產黨黨員,家裡書架上都是關於列寧馬克思主義的著作。「那種黃色書皮的、 滿櫃子裡全是。我基本沒看過文字,全看圖畫了,它是我生活裡的一部分。」1賈藹力抓住時代的輪廓,與他同代的藝術家仇曉飛相似,代表著一代年輕藝術家的歴史觀。「對於我來講,不管是多麼客觀的歴史,它背後所暗含的秘密是非常多的,永遠都值得我去採索,它所暗示的意義其實也是我想去追問的潛台詞。」2

賈藹力繼承魯迅美術學院蘇聯社會寫實主義的傳統,接受過嚴格的人物畫訓練。「我原來學畫畫的時候,受過影響的那些具象畫家如佛洛德、劉小東等。這種類型的繪畫其實一直影響著我用一種相對現實的手法去表達一直到現在。劉小東曾經在我學習的時候、 無數次震撼到我、 他把一個當下的社會現實、社會人群心理表現的如此細膩。」3 雖然賈藹力的作品個人化,但卻透著對自身存在的觀察,投射了自己對歴史的觀點。雖然他擁有超卓的油畫技法,但他沒有對技巧的過份的炫耀,相反,賈一直在畫面上經營一種接近悲劇的史詩性效果。這種悲劇感,來自藝術家的抑鬱,並間接反映了新一代對變化迅速的社會的抗拒及逃避。「像我這個年紀的人,心態上是壓抑、郁悶的,而我是抑鬱...... 我沒有什麼具體矛盾擺在面前,只是一種無可名狀的東西。」4 更甚是對未來的不確定。「我想那些曾給過我們希望的大人不會再給我們對於明天的答案了...... 新的一個世紀,我們仍然平庸的生活。」5

這個充滿著預言符號的畫面,是一則謎語般的寓言。在混亂、片段式的世界中,一切在崩潰之中。對於藝術家而言,繪畫似乎是最能抓住存在的一種方法。「在畫室裡沒人時,把這種抑鬱當顏料往畫布上放的時候,還是挺快樂的。」6 賈藹力生長在一個網絡發達在人與人疏離的年代,賈藹力的作品除了政治及社會意識薄弱,氣質上更為個人化及私密,其感情的流露極為克制及冷靜,意境近乎冷酷,與這個年代的個性不無關係。  


1 《確定與不確定或未解之謎-賈藹力與馮博一對話錄》,2010年
2 《賈藹力︰到混亂的現實當中去-與朱朱的對話》,2010年
3 同1
4 《莫名的抑鬱者-與賈藹力的談話》賈藹力與付曉東及孫寧訪談,2006年3月
5 同4
6 同4 


當代亞洲藝術

2013 年 10 月 6 日 | 香港


標籤Auctions, 香港, 當代亞洲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