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〇八年對方力鈞而言,絕對是精彩不斷。他參加了年初在羅馬舉行的「二十一世紀中國」,大阪的「前衛中國:中國當代藝術二十年」及布拉格魯道夫畫廊的「中國繪畫:張曉剛、方力鈞與馮夢波」等多個展覽。他踏上其藝術生涯又一個高峰,或許更超越了他在一九九〇年代玩世現實主義時期的過人成就。自二〇〇〇年起,方力鈞的藝術側重點從個人轉向群體,以至面向整個人類,打破其早期作品中的文化隔膜。同年,方力鈞在與科布倫茨的路德維希美術館館長 Beate Reifenscheid 博士的談話中講到:「一般來說,繪畫傾向於表達某個場景,如黃昏、畫室一角,或傳統的肖像畫或風景畫,這些都是具體的事物。但其實對於人而言,最重要的是抽象的關係。每個人在社會中都處在動態的關係中。所以我的工作重要的是描述確定的對象之間不確定的關係。」1 所以,他的畫作中開始出現小孩、動物和昆蟲等新符號,為其尋找人性與生命意義之旅鋪好道路。《2008 春》(拍品編號1031)是其二〇〇八年的代表作,上面畫有毛澤東肖像,極為罕見,方力鈞除了記錄自己碩果纍纍的一年,更延伸到國家,把他對未來的期盼微妙地加入其中。

畫中的小船上,坐著一群光頭小子,他們駛向雲霧迷濛間的地平線,而畫面的深處,正是毛澤東那近乎神聖的頭像。太陽在背後焯焯閃耀,蝴蝶、蜜蜂和各種昆蟲則在毛澤東與孩子間飛舞。視覺上,畫幅可分為金黃陽光和藍色海水上下兩部分,彷如毛主席與孩子間的一場對話。蝴蝶與孩子們的距離如此接近,讓不禁把人類、昆蟲和動物間的關係作一併探討,事實上,有學者曾就小孩與動物間互動的關係作出研究,並發現他們的天真本性未受政治與歷史的影響,享受無拘無束的自由。自二〇〇〇年後,政治元素逐漸淡出方力鈞的作品,此幅罕有地以政治人物為題,顯得尤其珍貴。帶著淡淡的微笑、毛澤東代表著中國,向孩子們遞上溫暖的手,背後放射出的陽光則如同西方宗教畫的構圖般,帶來希望與榮光。此畫完成於二〇〇八年,藝術家很可能受到中國長期的發展所啟發,特別是舉辦了北京奧運後,中國在國際舞台的地位更形穩固。

同時,此畫亦透視著方力鈞前期作品的影子,它或多或少包含了藝術家不同創作時期的轉變,使此作更顯特別。畫幅中的燦爛暖煦來自一九九七年的《陽光》系列,但與從前那些佔據整幅整面的艷陽不同,此作中的陽光稍微收斂,讓步予畫幅下半的海水,筆法也較為細密。水中的光頭小子似乎與藝術家在一九九〇年代以泳者為主題的作品一脈相承。然而,早期漫無目的漂浮在大海中的孤單光頭泳者如今已被一群光頭小孩所取代,他們坐在同一艘小船上朝著共同目標前進,藝術家對人類理想的關注可見一斑。

方力鈞在二〇〇〇年代的作品經常運用太陽、小孩和昆蟲來表達生命與共同夢想,然而,其中的意義有輕有重。《2008 春》便是極為重要的一幅,它包含了以上所有元素,其金黃色的天空和毛澤東像讓這幅畫脫穎而出。畫幅中罕見的雙色構圖及視角也清楚表達出藝術家對待人類、小孩和昆蟲之間微妙關係的態度,它回歸藝術家的最基本的關注︰人類與社會的關係。而換個角度看,這就是人生的全部。


1 《方力鈞:批評文集》,文化藝術出版社,2010年,680頁 


當代亞洲藝術

2013 年 10 月 6 日 | 香港


標籤Auctions, 香港, 當代亞洲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