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隆的作品似乎擁有一股迷人魔力,讓他在過去十年間不但成為日本藝壇的頭號人物,也在國際當代藝術界紅透半邊天。雖然他出身於傳統日本畫派,其後更在這個範疇取得博士名銜,但是從他多姿多彩的事業進程中,可見他決心衝破社會傳統界限。村上隆同時亦存心鑽研東西方藝術史,將其文化特質揉合於他心愛的日本動漫風格中,促成當代日本最重要的藝術運動「超扁平」(Superflat)的誕生。該運動模糊了雅俗藝術以及藝術與商品的界線,在他的提倡下對日本新一代影響深遠,於同儕間開創先河。《Kaikai Kiki》(拍品編號950)屬村上隆最早以吉祥物 Kaikai 和Kiki 為主角的作品之一,在二〇〇〇年代初的藝壇甚具代表性。它充分表現出「超扁平」風格的美學概念,也同時出現讓村上隆聲名大噪的笑臉花朵圖案。

在日文中,「kikikaikai」可解作「奇奇怪怪」或「稀奇現象」,而Kaikaikiki 亦是十六世紀的表意文字,用來形容情感靈動、風格強烈且前衛大膽的藝術品。村上隆所創作的Kaikai 和Kiki,本來是他另一漫畫人物Oval 的兩個隨從,而Oval 的靈感其實源自英國童謠《Humpty Dumpty》;村上隆曾與時裝設計師三宅一生攜手推出衣飾系列,並在二〇〇〇年於東京青山的三宅一生專門店首次公開發售,因此Kaikai 和Kiki 可說是回應該次合作的結晶品。這兩隻趣緻的吉祥物分別代表善良和邪惡,同時結合「超扁平」那種似是而非的獨特風格和日本流行文化中的「可愛」(kawaii)元素。今次這項拍賣品繪於二〇〇二年,是以Kaikai 和 Kiki 為主角的首批作品之一,完全呈現這兩位趣怪人物的初期畫風,它們後來更將村上隆的藝術事業推至高峰。在夢幻背景的襯托下,Kaikai 和Kiki 分別位於畫面的左邊及右邊。兩者外形可愛純真,尤以Kaikai 為甚——它以白兔造型現身,既天真無邪又活潑佻皮。另一方面,Kiki 則以一身粉紅色裝束示人,一雙圓耳恰似西方卡通人物,特別是米奇老鼠,而米奇同時亦啟發了村上隆另一角色DOB。此外,它們的名字分別寫在耳朵上以作識別,一針見血地演繹出日本動漫的典型文字風格。最後,兩位主角周圍的笑臉花朵,是村上隆最為人熟悉的標誌,他本人將這些花朵圖案形容為「又美麗又邪惡」。

光滑流暢的表面效果,還有完美無瑕的畫面結構,讓這幅作品幾乎看似高度系統化工作室之產物,並叫人立即想起一九六〇年代安迪·沃荷 在其工作室「The Factory」所創作的一系列作品。而事實上,與沃荷等同類型藝術家和普普藝術運動本身相比,村上隆已將流行文化融合當代藝術這題材再度昇華。他的作品不但充斥著「御宅族」(otaku)的次文化元素,更一手締造了Kaikai 和Kiki 這類取材自動漫的「超扁平」人物。以這幅畫作為例,村上隆透過消除任何前景或傳統空間佈局,特意打造無景深的視覺效果,正好是超扁平風格的基本要素。他創造這個全新名詞的原因,就是為了描繪出日本文化那種無處不在的矛盾情感,特別是戰後日本不同藝術媒介及社會上所出現的平面和單調。與此同時,它也是對長久以來支配著日本的消費文化的一種批判。正如藝術家所言:「消費文化是單面而膚淺的,從來不會進化成長。在八十年代,消費文化是社會主流,因此日本人從不反思生命的意義。但到了現在,人們終於意識到凡事均有其終結時,所以會比以往更深入思考這個命題。年輕人都探首觀望消費文化以外的世界,開始提出『甚麼是生命?』這個疑問。」1 而對於村上隆本人來說,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透過「超扁平」的美學觀念,為東西方當代藝術設下分水嶺。他補充:「一直以來,我對日本繪畫的本質,還有它與西方藝術的區別均作出多番思考。日本藝術的精髓,在於其扁平性。我們的文化並不存在立體。」2 由此可見,《Kaikai Kiki》絕對是一幅無與倫比的傑作,它將村上隆作品中各式各樣的迷幻元素及「超扁平」運動的精華包羅其中,而這兩條平行前進的線軸,正好總結當代日本藝術的核心價值。 


1 Hunter Drohojowska-Philp,〈超扁平〉,artnet, 2001
2 同1 


當代亞洲藝術

2013 年 10 月 6 日 | 香港